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维情危机在线阅读第1章

2021/5/4 12:54:36 作者:偏偏太胖 来源:3G小说网
维情危机
维情危机
作者:偏偏太胖来源:3G小说网
结婚两年,老公每次都喜欢蒙上我的眼睛。后来我才知道,他根本就无能。为了测试我的忠诚,他变态的设计我和初恋情人。畸形的婚姻,贪婪扭曲的丈夫,几乎将我逼上绝路。为了报复他,我忍着痛,走向那个他不敢反抗的男人……?

神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神秘、虚无缥缈,书里说的都是这样的。可能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这样相信这个东西,许多人大概会好一点,只不过她真的期盼世间会有这样的东西。

安晴将几缕碎发撩到了耳后,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眸子里是她这个年纪少有的沧桑。

桌上放着一个荷包,荷包的一角绣着淡淡的海棠,素雅清淡,让粗布做的荷包看起来精致了许多,安晴的手指轻轻触上海棠,丝线的纹路很是柔软。

拿起荷包,安晴轻轻的打开来,她的手纤细白皙,却不细嫩,指尖还有未洗净的墨渍,打开信封,几块银子映入眼帘。

最大的一块十两,其余都是些散碎的银子,安晴将它们倒在桌上,散碎的银子敲在桌上,发出咚咚的声音,要是以往,干娘又要喊头疼了。

说起干娘,让她想起了很多过去很久的事,安晴的全名叫徐安晴,是很多年前干娘捡到她时,襁褓里的玉佩上写的。

至于那块玉佩,她记得那年干娘生唐乐的时候,那个负心的男人走了半年多,她们身无分文,干娘又即将临盆,她亲手将这块玉佩给了接生婆,接生婆这才愿意来帮干娘接生,那接生婆得了便宜,呲着她的黄牙,笑吟吟的送给安晴好几只母鸡。

为这事干娘第一次动手打了安晴,但安晴宁愿挨打也不愿意说出玉佩给了谁,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干娘总说安晴是两个人的字,一安一晴,安晴自然不明白,安晴就是安晴,没有第二个安晴。

据说捡到安晴的那个晚上电闪雷鸣,黑云密布,乌云里还夹杂着红光,山峰上乌云闪电仿佛就在头顶,摧林毁木,触手可及,像极了书上说的妖怪历劫。

那时候,干娘住的那个村子里的人都说是有妖魔降世,村里的几个男人在长老的带领下顶着风雨连夜祭奠山神,他们拿着长长的铁索,沾上朱砂挂着铃铛一层一层的捆在村口的那尊石像上,最后还在地上打了四个桩子固定铁索,像是想困住石像里的东西。

朱砂封鬼路,铁索断妖途,铃鸣唤守神,干娘很喜欢讲这些怪力乱神的故事。

就是在那个深夜,一个妇人踩着雨水来到了村子,妇人穿着宽大的斗篷,帽子遮住了半张脸,露出来的半张脸布满皱纹,稀疏零散的几缕白发被风吹的很是凌乱。

漆黑的夜里看不楚妇人的模样,她就那样站在村口,迎上了晚归的干娘一家,她站在对面一句话也不说,轻轻的笑着,手里举着一个篮子,干娘接过篮子妇人却不松手,十指干枯的手指暴着青筋死死的抓住她的手,斗篷下一双眼睛睁的像铜铃一样大,像是快要突出来了。

一阵闪电劈下来,她赫然看清妇人身上朱砂印下的绳索的纹路,地上雨水渲染的朱砂像是血一样漫到她脚下,身旁的其他人都惊慌逃窜,偏偏她被抓着走不了。

第二天醒来地上多了个篮子,正是晚上妇人给她的那个篮子,而篮子里安晴睡的香甜。

消息很快传遍了村子。朱砂斑驳的印记刚好蔓延到安晴的身旁,然后,安晴俨然就成了众人口中的不详之物,被人抓了起来,绑在石像上,准备祭山神。

在他们准备繁琐的祭奠仪式的时候,机智的干娘把安晴偷了出来,后来她们就在现在的地方定居了。

祭神的朱砂,是洗不掉的,所以安晴的腰上有一块红印,干娘手上的红印也是朱砂。

想到这,安晴的脸上露出来笑容,慢慢变得苦涩,她总以为那是故事,胎记怎么会是朱砂,可后来,慢慢就信了。

十四年了那张脸和那双骨架般的手时常回荡在干娘的睡梦中,以至于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情绪也是一日比一日不稳定,稍有点动静便让她神魂不安,终于在昨天油尽灯枯。

“他要来了,他要来了。”。干娘躺在床上声嘶力竭的喊出的最后一句话。长期噩梦缠身的她骨瘦如柴,面色发青,神情恐惧,那时候的她像极了她口中的那个穿着斗篷的老妇人。

连续几日她都这样浑浑噩噩、神志不清,嘴里总是嘀咕着什么他要来了、报应。

如果不是当年救安晴,或许她不会死的这么惨,大概安晴真的是不详的东西,而干娘的今时今日也是遭到神明谴责的结果。

“姐姐,我们去哪呢?”唐乐坐在安晴怀里,声音软糯的问道。

“我们,去京城,找你爹爹。”。安晴摸着他的脑袋答道,说罢,便将他抱了起来放在牛车上。

唐乐是干娘的孩子,安晴八岁那年干娘遇到了一个书生,嗯......后来书生高中了,名利双收,唯独忘了乡下的这对妻儿。

干娘少有清醒的时候,大概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就将安晴和六岁大的唐乐托付给进京做生意的邻居,让邻居带着安晴他们去京城找唐乐的爹。

安晴抱着唐乐坐在摇晃的牛车上,不多时唐乐就躺在安晴的怀里睡着了。

“姑娘,到了前面镇子,我们休息一晚再赶路。”。赶牛车的邻居回过头来看着安晴,肥胖的脸上堆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对上安晴的眼睛眼睛眯了眯。

“好,大叔辛苦了。”,安晴声音清甜应道,心里厌恶脸上却笑的十分明媚。

她的脸上没有半点丧母的忧伤,倒像是一汪静水,在外人眼里冰冷、无情,可在她眼里,她的路还很长,悲伤、哭泣,倒不如站起来往前走。

此人并不是干娘托付的那个人,他嫌安晴和唐乐累赘,随手将他们丢给了这个猎户,猎户见安晴手里有银子欣喜的答应送他们去京城。

他的腰间的海棠荷包总与他的面相不搭。

村里的人向来不喜欢安晴,安晴的相貌和常人不同,眸子泛着浅浅的灰色,在他们眼里是不详的眸子,加上干娘的不幸,所有人对她避之不及,这个猎户也不过是为了银子。

安晴顺手利用他,他顺手利用安晴的银子,都是互相利用,彼此厌恶又何必翻脸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曲折之路之第七章(7)

    皇宫今天格外热闹因为六公主的及笄礼开始了,各联盟的使者,王公大臣送来了各式各样珍贵的贺礼,皇上也大赦天下,与国同庆,而及笄礼的主角这边出了点小差错“清栀啊,我的脖子要断了”“这裙子太长了,我要摔倒了,哎呀~我好累啊”只见叶知乐头上一个公主冠,繁琐的公主正装,叶知乐正发懵的坐在梳妆台任由清栀捯饬,叶知

  • 大巫传人第十章

    于大海去见完了女儿的班主任,又跑回来领着于幼怡去了学校门口的小饭店去吃饭,还一口气点了三肉一菜。跟着,于大海一边忙着招呼女儿吃饭,一边从兜里掏出了一件东西,很郑重地交给了于幼怡。看着眼前精美的包装盒,包装盒上的那些看了让人觉得热血沸腾的广告语……于幼怡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是一部手机啊!等等!—

  • 三度霜华第九章

    【由此篇开始改为上帝视角】“有什么不可能,既然他失踪了,就表示没有证人可以说明你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我就可以怀疑你想私自占有神器。”虽然说神器谷是她一手创立的,但她可没有享有任何实权。可以这么说假如神器谷是一座公司,那么俞葬魂是一手建立它的人,之后公司交由别人打理,但他的员工记录还是在的。“我……我

  • 穿成渣攻的戏精白月光[穿书]在线阅读第3节

    “你干别的我不管!你怎么能拉着沃德去胡闹!他还未成年!”哈里斯夫人疾言厉色地训斥霍莉。“我也未成年,不要那么紧张,只是开车放松一下。”霍莉正在吃甜品,连眼睛都不抬一下。“放松!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车速!你居然还和那些人非法改装车辆!”哈里斯夫人气得拍桌子,“我要叫你爸爸回来管管你。”她眯起眼睛给妈妈递了

  • 帝星璀璨第8章在线阅读

    这时候周欣,吴丽丽已经在那痛苦了,胖子看到我满身的鲜血就知道当时的情况是如何的悲惨!我坐着那颤抖着,我回想起当时黄磊被咬的场景,一个跟自己玩的认识三四年的好朋友一眨眼之间就没了,死的状况如此的悲惨!我不停的胡思乱想,要是我开的是宝马,也许就是我停在那加油,也许死的就是我!为什么老天这样的可恶,让黄磊

  • 废帝在皇宫种田第二章

    蓝嘴鸭,顾名思义,它的嘴巴是蓝色的,而且带毒。毒液强度对于异能者来说不大,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被它的嘴巴一碰一亲,就会一命呜呼。等地上的人再次醒来时,就被换了一个灵魂,她不再是这个世界的木茶,而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木茶。一模一样的相貌,一模一样的名字,而性格,却是大相径庭。二十一世纪的木茶,她还

  • 穿到修真界考教资之第二章

    “你怎么来了?”李怀书皱眉。他不是说过让她滚出苏槐视线吗。魏媛面不改色走进来,把鲜艳的水果篮放在病床的一边,手指轻轻搭上李怀书的肩膀,挑挑眉,“我早上跟槐槐打电话说要过来,没想到这么巧,你也在这。”李怀书只觉得浑身不舒服,立即抬手拍掉,就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魏媛也不在意,自然地坐在李怀书边上,让人找

  • 偏偏惹温水苍生小哥哥

    就这样帮朋友的游戏号卖出去了,现在的飞仙号真是越来越便宜了,阴天快乐那个号是400块买来的,才玩了没多久现在卖出去就卖了250块。听说初夏去别的平台玩去了,这么久公主荡才知道原来十七情话就是初夏....跟苏生阿姨结婚了。游戏里老区的朋友宇文柔邀请自己进入了微信帮会群,微信群里的玩家公主荡基本上都认识

  • 进化天图初见

    翌日,年浩然再次召集了折剑峰众人,道:“此番挑选下山人选事大,大阁主决定三日后开放剑阁一日,各峰挑选5名弟子进入,在剑阁之内能有何机遇便看各人造化了。我们折剑峰仅有四名弟子,所以你们好好准备三日后一同过去。”大家听后都是一阵激动,连点头称是。这是姜宁忽然问道:“师父,咱们折剑峰除了我们师兄三人,还有

  • 帝女谋在线阅读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和江莱是什么关系?”江浩坤定定的看了韩寒一会,冷声的问道。他能看出来,韩寒的来头,肯定不会小,从那些保镖和车的排场,就能看出来!但江莱是他的妹妹,无论韩寒是什么来头,如果想对江莱不利,那他肯定是拼掉性命,也要跟韩寒死磕的!“我是谁?我叫韩寒,怎么说呢?和江莱没有什么关系,可以说是她的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