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的鬼神大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5/4 12:19:13 作者:竹青67 来源:17K小说网
我的鬼神大
我的鬼神大
作者:竹青67来源:17K小说网
堂堂一个女鬼,却无法摆脱宿命的安排...堂堂一个鬼王,却为一人弄得遍体磷伤...一场血腥的杀人事件,一个对世界充满仇恨却早已脱离这个世界的奇异女孩,身怀诡异身世,却无法摆脱恩怨的复杂心情,是阴谋,还是宿命,一个高高在上,神话般存在的人物---鬼王,却只能用这没有尽头的一生守护一人,转眼发现,出现众多阻碍,是缘分?还是这宿命的委托......

题:陈世·中(无史实,OOC,BUG)

一天过去,翌日上午,雨依旧狂洒,门不能出,屋前全是泥浆水。这几天没有前进半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陈、吴二人堵完了屋子漏,钻入前几日发现的小角落,够隐秘,够谈话。

没错,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小的角落,就是江大人的下榻居室。也怪他们胆子够肥。

“……失期。”陈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出这两个字,并且猛灌了一口酒。

吴广依旧涎着一笑,摇摇头。

“当初你和我说你的志向,你说,你怎么办吧。”吴广晃着酒壶,不经意地提起从前。

陈胜抬头,注视笑得俊气的青年。很复杂的眼神。皱眉是茫然,抬眸是询问,垂眸是坚定。闭眸,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紧攥着的酒壶,沉稳地看着它,放于壁边。zui角挑起一个弧度,这说明他开始严肃。这种,学吴广的单靥一笑,在陈胜面容上,全是不怒而威。吴广不住点头,心说这就是领导气质,比华楮这种看面相就是伪君子的奸臣好多了,真是他家的好兄弟。陈胜摩挲着酒壶的壶面。

他未看吴广,而是慢慢道:“今亡亦死。”

吴广的笑容僵住了。

“举大计亦死。”他认真地注视吴广。不同于刚才的复杂,由于过于坚定,让吴广莫名升起一种奇异的畏缩来,心里虽说激动,但并不是理所当然的激动。所以,变成了畏缩。他敛容。

“等死,死国可乎?”陈胜主动将手搭在吴广肩上,吴广看他如此,整个人都僵了。眼神明灭不定。陈胜当下明白了几分,收回手,好整以暇地坐于吴广面前,随意拨弄着一支草梗。

“天下苦秦久矣。”他把草梗举到吴广面前示意,后而又继续编弄,似是学着雪花那般。依旧平静,却平静不了明显压抑的不满与怒气,“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他顿了顿,又下定决心似的,加强语气,“乃公子扶苏。”

从未直呼过这人名字,让他有些感慨,又徐徐道来,“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神色有所转变,然后接着说“今或闻无罪,或以为死,或以为亡……”

“——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终是把想表达的悉数抖出。同知己相述。吴广没说话。

陈胜没看他,手里只是握紧了酒壶缘。许久,听到了草倏而的发出的窸窣声。完,武广估计走人了。他摆脱不了多年前的文气,再怎么風流,终归文气,本性难移。

陈胜握紧酒壶,猛地举起,却被抢先一步制于地面。酒面清脆一晃,未洒半滴。稳当。

“兄弟,这酒呢,总是金贵的,朋友呢,也得金贵下,是不。”吴广低头,贴近了与陈胜之间的距离。

弯起的眉眼对着深沉的眸子笑着。陈胜连挣脱都没尝试,默不作声。但,也笑了。

吴广所向往的“下雨怡情”实现了。因为出江大人的屋子时不慎撞见了华楮。

华楮今天心情难得一遇地好,不仅没声张还让他们到河里抓鱼。嗯,好得不得了。

所以,他们就从营地那儿穿越重重障碍,不就是几窝虫蚁么,好歹来到镇上了,能问问抓鱼的河边抓鱼有什技巧,顺便随着抓鱼的大伙儿充个数做个参谋什么的。说真的,小部队还真的让他们去借东西、打听小道消息去了。吴广这种人,小道消息多得很,一抓一大把,一打听,连陈胜都没记住他打听了多少,总之上来一个人就一口一个认识,东家爹西家娘上有老祖宗设谁谁都认得似的,语气熟得不得了,抓鱼的器具也借了不少。吴广的人缘,不是一般的。吴广很高兴地扛着罾子拖着鱼叉云云,一边打招呼一边往河边走。

但,打招呼到一个人,不对,是一根杆子半幅破烂条子时,陈胜虽然看不见吴广在前头是个什么表情,但是能看到他的背影在颤抖。是遇见他家姑姑时的怕死怕活吗?吴广颤了一阵,别过脸去。他想走。

吴广的脸,扭曲到一定程度了,陈胜往他面前一看,是个老人家。衣衫褴褛,发丝凌乱,标准乞丐。依稀能辨出是件道人的衣服,只不过也太、太折煞人的目力和穷尽人的想象力了。关键,还是个老太太。

老太太从泥泞的路边扶着杆子想站起来,陈胜对吴广的刻意无视稍有不快,上前扶了老人家一把。老人家勉强伛着身子站起来,骨瘦如柴的身形过于单薄。她闷声咳嗽了一阵,然后像是换过劲了,叹了一叹,双手使劲抓住陈胜,用沙哑的嗓音感激涕零:“我老婆子无亲无故的,就收养过一个儿子,今儿个觉着,你年轻人和他一样热心肠啊,可惜他啊……他……唉,谢谢,谢谢……”说着还想作揖下拜。陈胜连忙制止了。

“老人家您先别这样,咱到道边歇息,这里也没什么人,我们……也不急。”

“好心人哪,好心人……”老人家看他还稍微收拾了一下乱草,给她个坐处,抹了抹乱发下的眼睛。

“……”吴广依旧在边上,听了这话狠狠颤了两下。估计怕极了。老人家瞄他一眼,又继续絮絮叨叨些陈年旧事。

“对了,老人家,我看您是极善卜筮的,我们正好有一事请教,不知……”陈胜看她再开启重复模式,用以往对付吴广酒疯的那招条件反射铁定是不行的,于是就很好脾气地吹捧一下老人家,再说,老人家的回忆太伤请了。

一听到自己擅长的,老人家悲伤的语调才有所缓和:

“当年我还是小有名气,今日这就给你们占一占。”

“吾欲成大事,欲知行何径可通晓天意,此背与?”

老人家拿蓍草摆弄一番。眯了眯眼,沟壑纵横的脸上已显现出了然,先叹气,后点头:“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

陈胜疑惑,此时也只将疑惑压住,甚是恭敬地谢过老人家,老人家连酬偿都不要,又拍拍衣服,撑着杆子上路了。

一路基本无言,只是吴广抖着抖着,突然笑出声了。这一笑,陈胜灵感就来了:

“此教我先威众耳!”吴广呛着了,随即就下意识回头看。行卜的老人家早就没影了。

老人家临行前还低声说了句:“此路,不易。”声音不沙哑。原来,不易只是针对陈胜来说的,他吴广,没这回事。

“你……就帮帮我罢。”陈胜的求人,难得难得。吴广弯了眉眼,涎出一笑来。

吴广死命地用胶浆糊到了帛上,,然后又用竹木条搅了草药写在白帛上。字迹平整齐全。明明是祖传的帛巾给了他,还只给这么一小条……能被人吃到吗?但他很快听到了几声不同寻常的鸟鸣。表示他的解手时间——唉,已经到了。他把草药散开,胶浆丢进草丛里,胡乱抹了几把,揣着做好手脚的帛布走了,没看见竹叶开始落下时,有人轻巧地站在他之前,做小动作的地方。那人用竹叶枝,挑开一点胶浆,沾了点残留的殷红,“他想,成事?”应答声,是从树上传来的。那人一笑。

把帛布塞进鱼肚子里,弄得吴广差点被鱼咬死。他是个细致人,还特意叫鱼吞下去,抓着滑溜的鱼身小小的拍了半天,后而不管三七二十一,塞鱼鳃里啦,可怜的鱼,就这么……被闷死?太血腥了。

抓鱼的人真不少,大伙谁关注这边,只道是鱼太滑,在河里捞不住。吴广趁人不注意,把鱼放进另一个人布下的罾网里,才从水沟里远远渡到河里,装作没事儿一样,和大家撑船撒网了。

他还是很想多抓一些鱼的,抓来的鱼卖掉一些,以供路费。没有肥美点的鱼,该揍的江大人是不会要吃的,再说他们这些被欺压的人哪能私吞是不,这么几百号人,买鱼是必须的。所以,与其把布条放在自己抓的鱼的肚子里,不如放到别家的罾子里,村里人抓的这条鱼,大人ting喜欢的品种。而他们,有很小的几率能抓到它,喜欢水沟,不喜欢河。水里有此鱼想要吃的东西,河里有天敌。所以,他们一qun人马在这里抓,另一qun在买鱼,也是可以成立的。并且,抓鱼这码子事儿,是抓村人承包区的鱼,说白了就是打个杂个工钱,顺带一些小鱼做报酬。承包以外的,撑船去捕鱼,特别是雨后大水的情况,更危险。

据说这个村的经济本来是可以的,如今处于中下,还是因为往外买鱼行不大顺利,很多税收云云,该打倒。要不然,这个名字怎么来?吴广表示深切的无奈。经好友一提点,好像明白了统治问题。

“买鱼回来了?”回驻扎营地时吴广熟络地和甲打招呼,甲捧着江大人最看得上的鱼,应许。

“实在不行……”吴广看甲在剖鱼,把内脏拿出云云,却拿不到字条。他急了急,最终想抬手——甲拿着一条卷得极细的东西,奇:“以前没在鱼肚子里看到过啊。”随即揉nie了一番,才发现是帛巾。本来是白色,如今定是因为鱼的缘故,成了浅橙,还有所血迹斑斑。可能是朱砂是草药的关系,或者是鱼血的关系吧。甲展开。倒着看了一番,吴广表示无奈,敢情甲是一个不认识字的人。然后甲跳了起来,因为他看到的是红字,这可不得了。于是他跑向营地,找到识字的乙,乙一看,又不得了:陈胜王。字迹在人们面前一晃,吴广尾随着过去,看到自己写下来那行朱砂字啊稳定清韵,虽说有十几年不写,但还是漂漂亮亮的。他装作吃惊的样子:“陈……陈胜不是第一天我向你打听的人吗?”他把目光投向乙。乙这才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袋:“还没说陈胜是谁呢,喏,那边那边……”

吴广对自己造成的躁动,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很快乐的潜入丛林。陈胜听到了动静,但是依旧镇定。他知道吴广这种人,玩的花样绝对能震慑人心。并且,如果吴广玩的花样要是不好——那就不是酒坛子的问题了。

乙在饭后表示惶惶。决定和厨师甲好好谈谈最近陈胜的异状,召集了一大帮白天随陈胜抓鱼的人,大家都说陈胜没有什么异常。陈胜待人不咸不淡,大家没有过节,只有好奇。乙说:“如果他真的是王……这不就反了吗……”

此时,突然一团幽火窜起在林间,一闪而逝,众人惊呼,齐齐退后几步。

甲颤声:“我怎么觉着有些……”话未完,就听到一声动物的噑叫。

“狐狸!是狐狸……”人qun中有人叫了一声,大家放松下来的同时惊奇了。

明灭的火光又徐徐亮起,且越来越近。大家吓的脸怎么逃都忘记了,只一个劲儿的往后退。

噼啪一声,狐鸣又响起:“大……楚……兴……”再分明一些,“大楚……兴……”最终长噑一声:“大楚兴!陈胜王!”火光耀了一瞬,随即消失殆尽,四下安静了,仿若无事发生。又一个声音响起:

“看什么看,睡觉去!”

这一奸诈嗓音让众人腿都软了,华楮看他的威慑力日益增长,更加肃容,很有气势地拂袖离去。这下好,睡着的睡不着的,都得躺下。人心更惶惶。

“你觉得好玩是吗?”暗中,一声音听不出喜怒。

“呼——”答话人长吁一声,“没办法,人还年轻,多玩几局。”

陈胜一如往常地会合吴广,领了竿子带着抓鱼的家伙上了路。人qun不似往常死寂,而是常哄闹成一团,虽然极为小幅度,但很明显都冲着陈胜指指点点,陈胜回头看了几眼,他们立刻安静了,目不斜视。很正常。

“你都玩了这么烈的,没烧伤你吧。”陈胜皱眉,打量了一番吴广。

吴广有所倦容,打了个哈欠,“你我如此小声了,还要更小声?我告诉你,下回一定要请我一顿。”

周围人以为他们在交流昨晚的事。这一天,即将上路,所以很多将尉和士卒们摆酒庆贺,也就是将尉和屯长之间喝点小酒,吴广除外,他领的一支小队伍,和陈胜的队伍都是有酒共享。陈胜其实并不喜欢这种粗制的烈酒,只顾在一边掺水倒了给其他人喝,吴广很乐意地派发,人缘问题,没办法。叫人们去陈胜那儿领酒喝,一定是被逼死似的憋屈闷喝;叫人去吴广那领酒喝,一定是豪爽地尽兴喝。这就是差距。

酒过三巡,吴广摇摇晃晃地起身到华楮旁边,敬:“今天喝得尽兴,我小头目先敬你一碗!”

华楮看了看吴广,知是吴广定把他当江祈看了,这种事,整个队伍里都知道,吴广崇拜江祈,讨厌华楮,能把华楮当江祈看,真是醉到什么年头了。这酒,性烈。吴广倒酒时,手一没拿稳,就泼华楮身上了。

大家都往这边看,哄笑都没声儿了。“哎呀,大人,小的对不住,给您擦擦……”吴广手忙脚乱地拿起抹布。

华楮忽地起身,吴广后退了一步。他随即又笑着拽起华楮的衣袖,细细拭着,道:“大人,您看您这么久都没回来,小的都想,什么时候,事办完了,自个儿就去寻您……这可不是跑,您看我们都快误期了,先多做些讨教些事情……”这话在吴广口中说出来,的确和平时一脸嬉笑的他相符。只是不知道触动了华楮哪根筋,听到这儿,他面色yin沉下来。然后他一挥手就将吴广制于矮几。许是力道过大了,酒液撒出小半。陈胜一愣,然后对着这惨烈的情景抱以痛惜。华楮混着酒香,强势的低头下去。

没错,你没看错,我一潇洒風流的吴广……被华楮……好吧,吴广心说酒醒了几分,立马咬了口回去。

华楮放开吴广的衣领,抹了把zui角的血迹,残忍地笑道:“好啊,既然你念着的,是江祈,那作罢。”遂而抽开一条柔韧而纤长的竹枝。枝尖凌厉划过,穴道已被制住,溅起一泓鲜血。那身躯明显颤了颤。吴广脸上却云淡风轻地牵了牵zui角,任由华楮翻他到背后。

竹枝每每落下都深而见血,一共十二道。吴广被散乱的发丝掩住了的表情,可不断滴落的,不知是因为天色漆黑,周围随天色无二般黑,而衬得鲜血殷红,火光间更显暗沉。吴广一直忍着,顶多闷哼一声。

四周死寂得可怕,无人能知,他们今后的命运,是否与之相同。再这样打下去,死的可就就不是吴广一个人了。但迟迟没有人肯站出来。所有人都握紧了拳头,陈胜shen.出手。吴广突然说话了。语调平稳,呼吸更平稳。

华楮正要拔剑,此时,拔剑的手一顿。趁着这一空隙,吴广从矮几上翻身而起,也不顾他的伤了,抢得他的剑。只来得及过上零碎半招,吴广冲着空隙,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刺入他心窝。

这发生的一切不过转瞬。华楮只来得及听清楚吴广说的那一句:“没用的。”

从头到尾都没有反抗过一声的吴广,衣衫发丝都刺目而褴褛的吴广,如今长剑直指人心。

眉目虽是盈然弯起,涎的虽是笑意,星眸却从不讲笑意直达眼底。寒意从众人心中莫名升起。

陈胜忽然觉得,这样的一个人,或许真的是他自己说出那么大胆的计划——连共谋造反都真心实意地跟他说,也真心实意地请他去做,让他觉得有兴致,认可了你的所作所为,他才愿意跟着你,愿意为你所用。又或许,从不为你所用。他从前从未真正认识过这个人。

华楮手紧紧握着剑刃,被割得鲜血淋淋。他有些站不住脚,剑刃便往他心口又送了几寸,逼得他呕出口血来。他慌乱而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吴广神色晦暗,看不出什么表情。

“你倒罢。”剑刃离开血ròu的声音。华楮应声后倾,眼如死灰。瞑目不能。吴广可惜了似的,偏头看着渐渐流淌的残血。

还有余温的血色流淌着一滴一滴没入土中。

吴广把剑往地上一钉。

“这剑染了太多yin气,不要也罢。”

他迈出几步,想走开,却又想起什么,脚步一转。然后他很关怀似地俯身,亲手抚上少华楮的眼睑,喃喃道:

“这……人死了,也得死得好看些,怪吓人的……”

言未尽,身后就有风声,他不为所动。如期出手,诚然,出手的是陈胜,而且一招毙命。这是个有胆识的尉,但不太聪明。假若他能忍辱含垢,他日再作反抗,而不是被这局是吓住,也不会死得这样没意思。

有人跌跌撞撞地上前报告给他们说,其他的尉逃走了,特别是江祈,是他们的头儿,跑的最快。难得他在,却做出这种事来。吴广听到这个消息也没有多大的震惊,他依旧十分干净利落地亲手处理了两具尸体。可听到这个消息应当……前来通报的人不禁有些胆颤,无关看他这样,随即温言笑道:“大家不是都召集起来了吗,却他一个江祈就缺了吗?没有吧。”然后他不甚在意地摆摆手示意他退下,对陈胜弯了眉眼:“兄弟,接下来可看你的啦,我们可都指望你哦。”

陈胜对这明显的接乱摊子,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到他的面前低声说:“辛苦了。”

然后,他又面向众人,在众人面前站定。

“公等遇雨,皆已失期。”他指指天,“失期当斩。藉第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话语十分鼓舞人心。

众人互相望了一阵,还是没敢多说什么。但是,人qun中开始有小声的议论。

“那你说怎么办!”乙突然嚷嚷起来。

“对对对,怎么办!怎么办!”“你倒是说呀……”众人喧闹起来。显然对陈胜不信任。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此句一出,字字掷地有声。

此句,并非无理。

众人齐望陈胜。他刚毅的面容上有特殊的威慑。而此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徒属皆曰:“敬——受命。”

(以下引自原文)

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欲也。袒右,称大楚。为坛而盟,祭以尉首。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攻大泽乡,收而攻蕲。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铚、酂、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余,卒数万人。攻陈,陈守令皆不在独守丞与战谯门中,弗胜,守丞死,乃入据陈。数日,号令召三老、豪杰与皆来会计事。三老、豪杰皆曰:“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陈胜乃立为王,号为张楚。

陈胜看着面前的君子。未束进发冠的发丝,随意散着,依旧是浅衣面子,贵衣料子,映衬得人如纸单薄。

这是会计之后的事了,吴广亲自来报,说是来人气度不凡,非得一见,一见,自是不得了了。

“承蒙兄台抬举,轶恂有幸。”沉轶作揖,静水无波的眸子化开一丝欣然。

陈胜屏退了众人,道:“不必拘谨,那日我寻你的住处,久而未得,故怠慢了,我有幸能得轶恂,善。”

此人不显山露水,可陈胜就是信他。他信的人不多,比如雪花。又比如,沉轶这样的。

翌日上午,听闻有郡县响应。但只是寥寥几个。沉轶前去,不消半日,多个郡县纷纷响应,听说是他宣言:“伐无道,诛暴秦。”

陈胜听后大喜过望。于是沉轶的地位,进展得十分迅速。陈胜看着这些,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希望。沉轶为外人所称道,外人叫他为“轶先生”。

轶先生比吴广更能笼络人心。至今归顺的郡县,没有一个不心服口服,极力追随,积极响应。种种迹象,表明轶先生做得很好。陈胜语义先生交流得在政事上更频繁。他的根基稳固起来,相较于刚开始时的混乱局势更加得心应手。鉴于这段时日心境渐佳,于是他寻思着抽个时间,找几位亲信稍稍一聚。不谈政事,只是放松一下心情。这形式,也不过分夸张。想来,那人也不喜欢夸张。

找来找去,还是找了最初的几个。当初一起打天下的聚一起,难免有些感慨。吴广喝着喝着突然感慨提及道,没了江祈的那酒,他甚为可惜。如今他手里晃动着的这一壶,是从沉轶面前拿过来的。陈胜不动声色地看着。这酒的气味与山洞里的而言有所不同,和江祈的房里那种相比,有些熟悉。沉轶很好说话,看吴广拿了,也就笑说自己酒量不好,让给他了。确实不好,药酒才喝了几滴,就醉倒成那样。

P.S.我一定是发彩蛋啦。原文里面并没有什么聚一聚。接下来可能要自己动刀子写了,因为都是硬伤。非常汗颜,求不嫌弃。╮( ̄▽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抗战之最强后勤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管家,少爷回来了。”风絮雪还没等挪步,一个小厮打扮的男人就急匆匆的冲了过来,对着管家说道。“少爷现在什么样子?”管家淡定的问道“少爷今儿还算是老实,就只是醉醺醺的回来了,没带别人。”那个小厮用一种表扬的语气说道。“先把少爷扶进屋子里洗漱之后灌醒酒汤,之后跟少爷说大人今天有客人,让他别出府了。”管家

  • 我得到了七龙珠 突如其来的穿越

    第2章:突如其来的穿越“如你所见。”上官璇疑看到星若莫不相信的表情,笑了笑,走到一套看上去就很高级的设备前,按了几个键,突然之间又有一个女孩子从天而降,一脸愠色的看着上官璇疑:“好你个上官璇疑!竟然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方式把我从鬼屋迷宫里传送过来!”星若莫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上官璇疑则是调皮的一笑:“嘛,

  • 都市之穿越中转站在线阅读第一章

    明月高悬,夜空中隐约传来急切之声,“都快些,快些,夫郎要生了,快去通知大人!”一个急切的男音大声的喊着。一位仆人打扮的男人,急匆匆的跑进一个院落,可能是太急切的缘故又或者是院门的门槛太高,男仆直接一个大马趴的摔到了院中,顺带滑行了一段,还未起身就听到一个稍带威严又半开玩笑的声音“何事这般急切,看我这

  • 楚卿行之惹我的下场就是死

    走到雪樱中学的门前我突然停了下来足足把跟在我后面发呆的宫沫乐撞醒了……“啊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小乐把头到处转在寻找根源……“小乐现在只有你知我不是白痴告诉你如果你敢把我装白痴的事情说出去小心你的小命……”我勾起嘴角一步一步的向着小乐逼近小乐盯着我眼睛中不免有些恐慌然后站在我的面前低下头一副认错的表

  • 如此良人【大唐荣耀+三生三世】要去中国上学?那太好了!

    “公主还没起来吗?”国王一清早就在问佣人我起没起床.“禀报国王,公主还在床上,没有起来。”佣人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怕说错一句被开除.“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国王伸手摆了摆.“是。”佣人很自觉地退下了.“欣冉一直呆在英国也不是办法啊,干脆叫她出去玩玩吧。”国王对着王后说.“也是啊,我看炫逸在天朝的学院玩

  • 一梦灯火阑珊第10章在线阅读

    村长呆呆的跟着幽夜出去,直到看着满满的粮仓才反应过来,一切都是真的,村长第一次见到灵米,还是这么多………“王村长你去安排人吧,我在这等你”听到冷冷的声音,村长这才回魂,忙应声,赶紧找人去了村里人听说消息纷纷赶来,帮忙的帮忙,领东西的领东西井然有序。“刘婶您在帮找些人,给烧火”青瑶安排着忙碌了几天病情

  • 寂寞的年代之楞头青

    “哥,你不要小看他,文平十六岁当的捕快,到现在至少十年了,他为人正直,大公无私,所以不管是江湖还是朝廷,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可他却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我从来都不会小看连我自己都没把握打赢的人!”唐余看着一脸担忧的唐丽,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哦,对了!妹妹我有点事先走了,晚点再来找你。”说完身体一

  • 全能搞事大熊猫第9章在线阅读

    “白灵,你认识我吗?”紫灵看着眼前的人笑着问道,她不相信这两位护法也能失去记忆,那现在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背叛了公主。“我……”白灵犹豫了,此刻到底该说认识,还是不认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杰灵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俊逸的脸庞上多了一丝凝重,走到了紫灵的面前,看了一眼白灵,对这紫灵说道:“你说我们认

  • 天机图录在线阅读第1章

    楔子刀剑笑狂沙帝国历武威元年九月八日万里沙海骄阳烈日,黄色的沙海,一望无际,沙丘起伏,一座接着一座,连绵到沙的尽头,那一片澄澈的蓝天。黄沙飞卷,不带一丝水气的飞沙,吸干了一路上横流的赤血,将一切也掩没在黄沙之中,倒在沙上的尸骸、旗帜,渐渐被盖上的残损兵刃,诉说着生命的无情,也象征着这一条血路的惨烈…

  • 喵喵在线阅读第七节

    数天之后,布鲁克城堡之内,一男一女小心翼翼的踏入了这座巨大的城堡。“小子,别怪我没有警告你,布鲁克亲王是我们埃尔伯塔家族内最强大的亲王,你若等是对他不敬,赔上了小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莉莉丝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后代,心中十分的不满,想当年她为组织立下了无数功劳,这才作为优秀的后代得到了布鲁克亲王的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