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兽王第4章在线阅读

2021/5/4 15:41:36 作者:猫的长耳朵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兽王
兽王
作者:猫的长耳朵来源:飞卢小说网
——熊的力量?——豹的速度?——鹰的视力?——狗的嗅觉?——蟑螂的生命力?——螳螂的战斗本能?是的,这都是我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车子转眼间进入了一片荒漠,漫天黄沙混合着呜咽的风声听起来异常的凄凉,铁蛋吓得钻进了母亲的怀抱,许雪莲紧紧抱着铁蛋,脸上也有恐惧之意,拉车的大黑牛也明显放慢了前行的脚步,铁根柱为了减轻老婆孩子内心的恐惧,安慰道:“这个地方几年前我来过一回,那个时候风比现在还要大沙比现在还要密,听乡亲说一年四季都是漫天的风沙”

许雪莲说:“没有其他的路了吗?只能从这儿走吗?”

铁根柱说:“这是去孟西村的必经之路”

许雪莲把眼睛闭上,听着耳畔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呜咽声,像是古老的诅咒,大人听了都难免头皮发麻,她把铁蛋深深地藏进自己的怀里。

可是铁蛋并不害怕,他把头从母亲怀里探出来,睁着圆咕噜噜的大眼睛,举着胖嘟嘟的手,指着车后兴奋地说:“花……花……红花……像火!”。

许雪莲并没有听清儿子在说什么,铁蛋有些着急,嘴里只重复着:“红花……像火”。

车子行到一处颠簸的路面,铁蛋忽然从车上跳下来,拼命地向车后跑去……。

风沙渐大,转眼间已将铁蛋矮小的身体吞噬,当铁根柱和许雪莲意识到铁蛋跳下车的时候,风沙中早已没了铁蛋的身影,许雪莲从车上跳下,向着铁蛋消失的方向追去,铁根柱停下车也跟了去……

就这样跑啊跑,他们夫妇俩一直跑到了这片荒漠的起始地,但------铁蛋像是凭空消失了。

铁蛋丢了!

许雪莲像是丢了魂似的,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嘴里不停地喊着:“铁蛋,我的铁蛋……”。

这突然的意外让铁根柱也手足无措,他沿路又小跑着回去,一无所获,又跑回来……,前前后后数十次之后,他绝望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呆滞地望着这片要命的荒漠。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铁根柱和许雪莲像是无所察觉一样,互相搀扶着仍旧一处一处地找着,空旷的荒漠中寥落的星辰下只回荡着:“铁蛋……铁蛋……”

又是一天一夜,许雪莲已丧失了理智,变得有点神志不清,手里紧紧攥着一把黄沙,铁根柱搀扶着她坐在车上,她又跳下,坐在地上,头发散乱着,嘴里喃喃自语:“我要等铁蛋回来,我要等铁蛋回来”

铁根柱虽然也痛苦,但心智还算清醒,他想着如果继续这样找的话,别说找不到铁蛋,他们二人可能也会丧命于此,最好的办法是先回孟西村安顿下来,找一些熟悉这里环境的人一块来找,但转念一想,这荒郊野外的,如果铁蛋尚且还活着,那时候估计也饿死了,铁根柱的心底有两个矛盾的声音在争吵。

这揪心的痛啊!他本来就是个没主意的人,现在越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双膝跪在这黄土上,眼望苍穹,希望上天给他选择一条路!

就在这时,许雪莲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吵嚷着:“赶快回去,我要回去给铁蛋做饭”,说着自己驾着车向前驶去,铁根柱一路小跑着追去……

铁根柱知道许雪莲这下疯了,铁蛋就是她的命、她的魂、她的一切。

“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现”

铁根柱往烟袋里添了点烟丝,擦亮一根火柴,‘呲’的一声,昏黄的火光照亮了他黑漆漆的脸,他颤抖着手点燃烟丝,抽了一口,忍不住抬眼问坐在炕边的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这说的是啥意思?”

“彼岸花”,老者不紧不慢地说道。

“彼岸花?”铁根柱不明白彼岸花又是什么花,难道铁蛋消失的时候嘴里一直念叨的‘红花……像火’就是彼岸花?

“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生生相错”,老者又不紧不慢地说道。

“荒漠中怎么会有彼岸花?”铁根柱又有些不明白。

“五年前有过一例,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老者颤抖着嘴唇欲言又止,昏黄的油灯照着他浑浊的老眼,只见他缓了缓继续说道:“总之那是一种特别美丽的花,美丽的像朝阳,美丽的像少女……”,言语之中充满了向往与迷恋。

铁根柱问:“您的意思是铁蛋根本就找不回来了?”

老者说:“被彼岸花召唤去的人都是受过上帝恩泽的,铁蛋是幸福的”

铁根柱长长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但愿铁蛋是幸福的!”

老者是孟西村年龄最大的老人,大约有一百二十多岁,他自己也不记得了,虽然枯瘦如柴皮包骨头,但精神矍铄,行走如风,他自称已窥破三界的奥秘,经常与仙人对话,境界已达到羽化的状态,每年一次闭门冥想,不饮不食不语不作达一月之久,于是村里人称他为“半仙人”,他又是村里祭祀的主持者。

铁根柱用一根羊腿换得与半仙人咨询半天的机会,最后得到的答案是“铁蛋是幸福的”,他忽而觉得心里一下子敞亮了许多,连走路都一扫往日低迷颓废心事重重的衰样儿,离开半仙人的家,他一路哼着小曲儿回到了家。

刚进门就看到许雪莲提着食篮从外面萎靡不振地往回走,铁根柱知道,她这又是到那片荒漠去祭奠铁蛋去了,几乎每个月去一次,自从铁蛋丢了后,许雪莲就像行尸走肉一样,而且记性出奇的不好,有几次差点走丢了。

铁根柱摇了摇头,心里想:“这样下去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许雪莲像是没有看到铁根柱一样,径直走向里屋,打开食盒往里面装熟食,整理完毕后,又急冲冲地往外走,铁根柱一把拉住她,抢下她手里的食篮,许雪莲像小孩子一样瘫软在地上嚎啕大哭,铁根柱觉得本来挺好的心情一下子被许雪莲搅乱了,他提了烟袋到门外的石砚台上抽烟去了。

日暮西斜,晚风和畅。墙外白杨树的叶子无风自坠,飘零如浮萍,村里慢慢升起了炊烟,各家各户都在准备晚饭了,偶尔有一两声犬吠,但声音越来越远。屋里的许雪莲也不哭了,之后是长时间的宁静,宁静的仿佛连空气都要凝固了,铁根柱害怕这样的宁静,因为越是这样他就越能够真真实实地想到以前那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每当自己晚上回来的时候,总是趴在腿上问一些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那时候的生活是有色彩的,虽然日子仍旧穷苦,但是有盼头,盼着铁蛋身体结结实实茁壮成长健康快乐,可是现在铁根柱觉得每一天都在煎熬,每一天都很绝望,绝望到令人窒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到琅琊榜—蔺雪仙在线阅读第5章

    十年前的周谨沉只有十二岁,那年他生了一场大病,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如果不是隐居已久的余老先生出手相助,周谨沉绝对熬不过自己的第一个本命年。病好之后,周谨沉每年还必须要去深山中待上半年,在余老先生的帮助下清除沉疴。直到五年之后,他才彻底痊愈。好不容易抢回一条命,周家对周谨沉已经没有了任何要求,只想他能平

  • 寰宇战神第2章在线阅读

    超级英雄都死啦,就和远古时代的诸神一样,湮灭在诺亚方舟到来之前了。这世上哪儿有什么真正的英雄呀,太平的时候出来救救人,真出事了,当然保命要紧,像老鼠一样躲到洞里去了。这世上没有超级英雄来救你了。这世上,没有超级英雄来救你啦。这世上呀,没有超级英雄来救你啦!不,不是的。陈潇潇手里托着沉重的枪支,双目紧

  • 胡话西游漫记在线阅读第十节

    此刻郭楚涵的心里是极其的兴奋的,这么难得的一次机会,恐怕是又能收集到许多的泡椒凤爪,一直垂涎她所的九畹可能就要到手了,那双粉嫩的双手,那张美丽的脸,那动人的身材,只要这次能将这些人全部吃掉,到时候九畹的一切就都是她的一切了,本来一个孤苦伶仃的小鬼这回终于能够翻身了。“只要我成了她,那么她的一切就都归

  • 联盟之神话在线阅读第4节

    伊迪斯·内亚姆楚的葬礼十分简陋,没有教堂、牧师和圣经,没有唱诗班,只有一口棺材和一块厚重的石碑。石碑是温妮莎亲手刻的,自然免不了歪歪斜斜、深深浅浅。碑上没有伊迪斯的生日——温妮莎此时才发现自己甚至不了解母亲的年纪——只有她离世的日期,以及一句简单的墓志铭:Loveispatient.这是伊迪斯在世时

  • 龙心圣手[剑三+香蜜]在线阅读第1节

    清江市,一座不大的城市,但以风景而闻名全国。身后靠着美丽的枫凌山,前面依傍着北江河,注定此处是人杰地灵的地方。而我们的主人公林逐风就生活在这座城市中。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穿进窗户,照在某个人的脸上,“叮叮叮铃铃铃~~~”,“啪!”闹钟刚响起不久一只大手就把它无情的关了。一个清秀的少年坐在床上,睡眼稀松

  • [剑三]末世之玩蛊之竹笋炒竹鼠

    “哥哥,多吃点,看你累的”竹凉边说边向竹安走过去,用竹匙一勺一勺为竹安的小铁碗增添粥饭。“安儿慢点,别噎着了”祖母关切的提醒道。“别急啊,哥,还有一道压轴大菜呢”竹凉嘟着小嘴,脸上显出无奈的神状,说道。“当当当,看本小姐的惊天之作”顺势端出一盘竹笋炒竹鼠放在石桌中间,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竹笋炒竹

  • 皇权之巅在线阅读第1章

    “云逍遥对吧,你已经死了……”“嗯,我知道。”云逍遥轻轻点头,目光毫无波动,似乎对眼前这位白发长者的宣判并不在意。也或者说,在不在意都是无所谓的,毕竟,被一道水桶般粗细的天雷劈中,能活着的概率微乎其微。老人闻言“咦”了一声,似是惊讶对方的平淡,紧接着一声叹息过后,他才道:“不管如何,总之,先向你说声

  • 神豪:我爸找了个富婆之菖蒲

    春野家的女儿出生在一个可说有些糟糕的时期。她诞生的那个初夏,五大国间的纷争正处于随时可能擦枪走火的阶段。人人都神经紧绷,终日惶惶。而等到她刚刚能走会爬时,被后世称作第三次忍界大战的大混战,已速度极快的席卷了整块大陆。父亲和母亲都不过是村中最普通的下忍,在这样的形势下也不得不为了保卫木之叶隐村而奋战,

  • 绝地求生之我是至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独裁者1号控制住了所有的普通机器人,塞路温星球已经被彻底的占领了,而在火星人类的科学家准备筹集一些所剩的队伍再想办法从人民中看看有没有要当兵参军的,这时的科学家不再像以前那么有那么大的野心了科学家彻底的后悔了每一个参加这项研究的科学家都羞愧难当都感觉是自己毁了其他国家其他星球让其他星球的子民生活在水

  • 逆剑九天在线阅读侯宁之

    严胥阿枯两人都还在原地站着,木安华有时候迟钝,她也没发觉这两人在提防她,听着严胥的话,她又是一呆:“我没有啊,我是不杀人的。”闻言严胥眯了下眼,神色就变了那么一下,然后又是那副常态的笑脸:“小卷真善良。”然后拍了下阿枯的手臂,于是两人朝木屋走去。听着善良两个字,木安华还是有些不解,不杀人就是善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