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游戏:你被骗了呦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5/4 13:57:13 作者:胖胖有点从心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游戏:你被骗了呦
游戏:你被骗了呦
作者:胖胖有点从心来源:晋江文学城
恭喜你,你被骗了!井霈霖:“如你所愿,你死了,我很难过!你总说这辈子你没有选择,现在也没机会做选择了,下辈子好好选,做个好人吧!”云纤凝:“果然是个傻子,我这么坏,下辈子哪有机会做人,这辈子当然要罪大恶极才够本啊!”由她发起的游戏,最终她也入了局!“我给你机会击毙我,换你这一生都忘不掉我!”“这次不骗你了。。。”

黑衣人跃出窗外,却并没走远,站立于屋顶,只见一群衣衫破烂蓬头垢面之人进入破屋,显然他们是一群乞丐,而后等了片刻待得他们熄了明火,这时他才有意离去。

随意看了一眼天边悬月,只见他背后黑光突闪,一道更甚于黑夜的黑光窜入脚下,旋即一道黑影便朝着城墙方向穿空而去,越过高大的城墙瞬间便消失在漆黑的临安夜空。

临安宋国皇宫,此时灯火辉煌。一天的紧张气氛到了晚间便是旖旎乐音响彻九霄。然而在内院处却未能触及分毫。

宫院深幽,在这幽静的皇家内院,也只有纵横交错的无数巡查卫兵小队在其间行走,行至僻处偶尔还会有几声交谈的细语。

然而也就在几组小队交错散开的空档期,只见一缕黑影如烟尘一般悄无声息的隐没在一处屋檐的阴暗区,几经飘忽,几处起落,那黑影便没入一栋略大一些的楼阁窗下,窗内还隐隐有些微光,待得查觉楼内寂静,那黑影便悄声而入,窗门缓合,待得几处窗影闪动不多时,那黑影便又从另一处窗口潜出,经几十处进出,那黑影如同夜间的幽灵,巡查哨兵们竟无一人发觉,皇宫依旧一如即往,平静无澜。

而这时宋廷御书房,宋皇帝赵构正在忙碌着今日考生们的鉴文,见个个妙笔生花,文采飞扬,一时间竟也是赞不绝口。然忆今日殿前却又是眉头紧蹙,轻叹摇头便提毫沾墨,行笔间其笔法却也是洒脱婉丽。待其如行云流水般字未落句,其房门便响起了敲击之声,而后只闻一侍女门外轻声道:“皇上,汪宰相已在门外候旨”。那赵构听闻未作犹豫即声道:“请他前来御书房”,手中之笔却未停顿,侍女闻声应诺离去。片刻后只见一服饰工整须发尚黑的老者稳步踏入了御书房,入得书房便躬身礼拜道:“微臣参见皇上,不知皇上招微臣来所为何事”?赵构见来者便搁下手中毫笔起身笑道:“汪卿、坐,你我君臣在这御书房内就不必如此拘礼”。那老者再次躬礼道:“谢皇上,微臣尊旨”。赵构也爽然一笑道:“朕今夜请汪卿前来正为今日之事”随即便落坐于案前“不知汪卿对此次考生们有何看法”?那老者随后便也落坐于偏座闻言点头笑道:“此次依臣观察能入准前三甲的考生们,今年确胜于往年,也是托皇上的福,此乃我们宋国之幸”。那皇帝也不作辩欣然笑道:“依汪卿所言,可辨得何人有三甲之才”?那老者也不急着回应,只是缓言笑道:“微臣眼拙,也只辨得一二人有此担当之才”,缓言说着也边观察那皇帝神色,见皇帝也暗暗点头,便也放开了心“莫非皇上早有人选”?赵构也不应答,只问道:“汪卿自觉那秦宰相之孙秦義何如”?那老者点头道:“此子之才思不逊于其祖父,如此年纪竟能与陛下您侃侃而谈对答如流,竟也没有半点怯意,似附有战国相如之风,实乃百年难得之奇才。”那皇帝微笑点头又言道:“那济南府辛弃疾何如”?那老者微微一祉随即笑道:“该子虽是金域之人,但也是我炎黄汉族一脉,虽其祖父有任金国官职,却未做有损我宋国之事,最是值得敬佩的是其身虽在金国其心却是在我们宋国。该子即已弃乡来我们宋国取这功名,以今日陛下与此子谈论,可见此子爱国之心之坚定,再者其才思人品亦是绝加,再加其武功论略比其云之兄之孙有过之而无不及,实乃文武双全千年难得之奇才,陛下日后得此二子实乃陛下之幸更乃天下之幸”。那皇帝点头道:“汪卿与朕所想一般,即如此……”正此时那皇帝话还未说完,却听到屋外有喝喊之声,那老者猛然浑身一惊,从那座椅站起还未作其它反应,而那皇帝眼角的余光却已发现侧窗上有道黑影一闪而逝。一瞬间外边就乱作一团,而在书房里的皇帝也在这一瞬间惊出一身冷汗,一时间也不知作何反应,也只是几息间,在他的脑海里便浮现了很多画面,竟是生出了惊慌、茫然、愤怒等多种情绪。皇帝有此状态别人不知原由,可那老者一眼便能查觉,见此情形随即醒悟忙言道:“皇上莫惊,难说是人,是夜间飞禽也是有的。”那皇帝闻言也是随即缓和了神色,自觉失态,但在这老者面前也未有太多不适,毕竟曾经一起经历太多,强行堆上一丝微笑,便示意老者坐下,心道:“毕竟是在皇宫,不是那先前逃亡的日子,或许安逸之日太久,未免心神难以自控”。自经这一打断那皇帝也再无心谈论,那老者自有查觉,便推委去查探外面虚实,那皇帝也自便应许,老者躬言安抚那皇帝早些安寝便退出书房也无别话。

而此时内院中却已处于追逐的有次序嘈杂声之中,御书房早已层层围守,当老者走出御书房,一轻甲魁梧将军便迎上前来躬身歉意道:“宰相,末将有失防守,让宰相与皇上受惊,末将罪该万死”。那老者抬眼瞟向远处,那是一队禁卫军匆匆追击的方向,并未及时回应那领罪的将军。原来这老者本姓汪,名伯彦,字延俊,现任宋国左宰,因早年现任皇帝还是皇子时便有护主之恩,那时并非有宰相之职,而后现主继位,此人便一路级升,最终便以首宰居之,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也是所择之主福有所报。今夜本是那赵构因三甲之事无人商议,才招来此人好做主心之腹,虽说是君臣,但在赵构的心里此人如同自己长辈,在这深宫朝堂之中,也再也无一人能比之,只是不想今夜却会发生这段岔子。

那汪伯彦瞟向远处,眉头微锁,心头却生出无数猜疑,收回目光看向身前将军,那将军未得赦礼也不敢抬头,半响才听到一股低冷沉厚之声,他才略略让紧绑的神经放松。“将情况查明报之与我,那夜入皇宫之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皇上正在安寝切勿打扰”。那将军应诺随即退离迅速便将命令传达下去,那汪伯彦转身望向御书房那窗口透出微光半响一声低叹便躬身道:“皇上此事微臣定会查明,夜色已晚,还请皇上好生安寝,微臣还请告退。”半响书房内才传出那赵构之声:“汪卿早些歇息,明日再作商议”。那汪伯彦应谢便径自离去。

自汪伯彦离去,那禁卫军便将御书房护如铁桶,自便也就静谧了下去。而此时那眺眼可见处,禁卫军的条条火龙追逐依旧,其嘈杂声几乎惊动了半个皇城内院,地面上的步兵、骑兵不约而同朝一个方向快速移动。而轻功了得的各区域统领便从屋顶上快速移动,他们追逐的便是统一朝向一个黑影,或许后面的士兵们根本不知追的是什么,但他们都得到一个命令便是“擒拿刺客”。

在几乎沸腾了半个皇城的内院里,一个黑衣人飞奔在一栋栋建筑顶上,在这幽深的夜里,他如同一个飘忽的幽灵,身后一条条气势磅礴的军队对他就如同一群小儿在追逐,几次闪落便将他们抛开许远,但他也不敢太过松懈,毕竟这是皇宫,宋国的皇家之地,一旦有所失误,便也麻烦极大。在飞奔中已到了内城墙的边沿黑衣人转过头望向身后的无数追兵,其眼神却带有一丝不懈,正当他飞身跃上城墙之时,只见一道箭矢飞速的向他射来,他似早有准备,身体微微一侧,一道流光便从他身前擦过,借力继续上跃待到半空,却见城墙之上瞬间便射出了无数道箭枝,不作多想,霎时只见他身后黑光突闪,落于身前急速旋转便形成了一轮圆形盾牌,瞬间将箭枝尽数拦下,然而也就这一时停顿,借力消退,也只能回落屋顶。正要再次上跃,身后追兵冲在前头的却已经赶到,几息间便已将其围困,不作任何言语,各种兵器便攻向那黑衣人,那黑衣人也不畏惧,单手轮起那散发黑光的长刀也就一个交锋便击退了首冲两人,趁着空隙那黑衣人想再次越上那城墙,然而还未靠近城墙,从城墙之上却跃下一人,一身银色铠甲,在这夜间也是轮廓分明,一柄七尺长枪带着森冷之气向他刺来,突不急防只得横刀抵挡,一股劲爆之力硬生生的将他逼退数步,而后只见一道脚影迅速向他胸前击来,来势凶猛只得再次举刀横拦,身体不由自主再次向后退去,可此次受力比前次更重,在后退中不慎,脚下一个虚踏,便随着滑动的瓦片滑至屋檐,而这时屋上赶至的统领人数越聚越多,见其受力不稳,便合力围攻,那黑衣人见势不利,便趁势越下屋顶。而这时地上的步兵却是更多,手中的火把将这片区域映照的如同白昼。那黑衣人落地步伐尚未踏稳,那些手持火把的卫兵便一拥而上,黑衣人也不慌乱,经几次交锋,这些步兵比上面的统领要弱上许多,带着无比纯熟的刀法,黑衣人便击开了一道血路。然而那些卫兵前拥后继,也着实将那黑衣人围困难以施散轻功,不过几息间冲开的数百米便又形成了一个中心,那黑衣人此时心里也发苦,虽说这一群卫兵不能伤他,但那些统领合击未必不能伤他,更让他顾忌的是那银甲将领,在瞬间突袭下也差些受伤。正当他再冲开数十米那些统领凭着轻功了得,踏着屋檐也一个个落入了战圈,统领的介入那些卫兵也缓缓的向后退散,留出了略大一些空地,在地面上那些统领合围的更是紧密,待卫兵们散开,在不远处一排排弓箭手正处蓄势待发之式,那黑衣人见此也是眉头紧锁,但也不迟疑,展开身法径自朝一个方向,黑刀舞起耀眼数道刀花,便将眼前阻挡数逼退。而此时那银甲将领手握七尺长枪已站立在侧面的屋顶之上,一双犀利的眼神冷漠注视着那黑衣人,他没有动,似乎要从黑衣人的行动中看出他的身份,无法辨识黑衣人的面貌。一张蒙面巾遮住了整张脸可识别部分,只有一双锐利冰冷的眼睛再加上利落的装扮和矫捷的身手可辨出此人是一位很年轻的少年,可从身法武功招式却怎么也看不出是出自哪门哪派,但肯定的是一位江湖人氏。那银甲将领独自思索着,看着那柄只留下道道影花的黑刀,他浑身一个激灵,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夜间有些距离难以细辨,那刀法挥舞间也是极快,再不细察,一声冷喝道:“不知阁下何许人,夜探皇宫所为何故”?说话间便纵身跃下战圈,而此时三名统领已被那黑衣人迅猛的速度倒击飞出,那银甲将领也不旁顾,落在那黑衣人身前等待那黑衣人回话,可那黑衣人并没有回话之意,一双锐芒如黑暗的深窟,冰冷而又诡异,只是一道冷漠的目光,那黑衣人并不答话转身便朝另一方向跃去,其速度以然超过了之前飞奔的速度。那银甲将领一时愕然,但随即一股恼怒之意也由然而生,瞬间释展身法,轮起长枪,一道寒芒如毒蛇吐信一般直朝那黑衣人刺去,那黑衣人也不躲闪,反身一腿便直向那枪尖踏去,待要接近一道黑芒直窜入他的脚下,只听一声金铁交击之声便有无数道火花在其交击处四散开来,而此时那黑衣人脚踏其上借其冲力猛使蹬力便穿空离去了数百米,待身体落地其前方数米处正好是条岔路口,而此时数百卫兵抡起兵器便朝黑衣人一拥而上,那黑衣人也不恋战,瞬时击退一人夺其手中火把,顺势一记飞腿甩飞数人,趁机踏上急刺而来的长枪,纵身便朝着边上的房屋窜去,待得靠近随手在腰间掏出一软袋,顺势投向房屋,只见一道黑芒穿袋而过,其内之物便直接潵向房屋,而后那黑衣人将手中火把投向那房屋,瞬间木制的房屋遇火便燃,顿时便烧遍整栋房屋。那众统领见此大惊失色,能在皇宫内院居住又岂是一般人。只听那房屋院墙之内惊慌喊叫之声乱成一团,那银甲将领见此也是一时惊慌,急忙命数十统领越墙而入,可待那数十统领将院内之人救出,而附近的房屋皆陆续的起火,一时间一大片区域火焰冲天,那附近的禁卫军随着一片片冲天大火也都乱了次序。那银甲将领这时完全慌乱了,怔了好一会才缓过神,那些统领早已散开没入了各处院落,见此银甲将领强制稳住心神招聚附近禁卫军急速救火,分命几路卫兵去求援。而此时外城护卫军也大量拥入内城,这时整个皇城都已沸腾,火焰映红临安的半边天,连临安城中都惊动了一片,有不少人都朝着皇城方向奔去,远一些也都朝那方向疑惑,而就在大火扰乱内院之时,一道黑影趁机越过城墙踏着黑芒瞬间便消失在漆黑的夜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心圣手[剑三+香蜜]在线阅读第1节

    清江市,一座不大的城市,但以风景而闻名全国。身后靠着美丽的枫凌山,前面依傍着北江河,注定此处是人杰地灵的地方。而我们的主人公林逐风就生活在这座城市中。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穿进窗户,照在某个人的脸上,“叮叮叮铃铃铃~~~”,“啪!”闹钟刚响起不久一只大手就把它无情的关了。一个清秀的少年坐在床上,睡眼稀松

  • [剑三]末世之玩蛊之竹笋炒竹鼠

    “哥哥,多吃点,看你累的”竹凉边说边向竹安走过去,用竹匙一勺一勺为竹安的小铁碗增添粥饭。“安儿慢点,别噎着了”祖母关切的提醒道。“别急啊,哥,还有一道压轴大菜呢”竹凉嘟着小嘴,脸上显出无奈的神状,说道。“当当当,看本小姐的惊天之作”顺势端出一盘竹笋炒竹鼠放在石桌中间,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竹笋炒竹

  • 皇权之巅在线阅读第1章

    “云逍遥对吧,你已经死了……”“嗯,我知道。”云逍遥轻轻点头,目光毫无波动,似乎对眼前这位白发长者的宣判并不在意。也或者说,在不在意都是无所谓的,毕竟,被一道水桶般粗细的天雷劈中,能活着的概率微乎其微。老人闻言“咦”了一声,似是惊讶对方的平淡,紧接着一声叹息过后,他才道:“不管如何,总之,先向你说声

  • 神豪:我爸找了个富婆之菖蒲

    春野家的女儿出生在一个可说有些糟糕的时期。她诞生的那个初夏,五大国间的纷争正处于随时可能擦枪走火的阶段。人人都神经紧绷,终日惶惶。而等到她刚刚能走会爬时,被后世称作第三次忍界大战的大混战,已速度极快的席卷了整块大陆。父亲和母亲都不过是村中最普通的下忍,在这样的形势下也不得不为了保卫木之叶隐村而奋战,

  • 绝地求生之我是至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独裁者1号控制住了所有的普通机器人,塞路温星球已经被彻底的占领了,而在火星人类的科学家准备筹集一些所剩的队伍再想办法从人民中看看有没有要当兵参军的,这时的科学家不再像以前那么有那么大的野心了科学家彻底的后悔了每一个参加这项研究的科学家都羞愧难当都感觉是自己毁了其他国家其他星球让其他星球的子民生活在水

  • 逆剑九天在线阅读侯宁之

    严胥阿枯两人都还在原地站着,木安华有时候迟钝,她也没发觉这两人在提防她,听着严胥的话,她又是一呆:“我没有啊,我是不杀人的。”闻言严胥眯了下眼,神色就变了那么一下,然后又是那副常态的笑脸:“小卷真善良。”然后拍了下阿枯的手臂,于是两人朝木屋走去。听着善良两个字,木安华还是有些不解,不杀人就是善良?那

  • 剑仙真迹在线阅读欢迎

    第二章欢迎来到正义之地“你醒过来了?”一声粗糙的声音传来,凌安下意识的想要动了动身子,却是没有一丝的力气。“好好呆着别动,没见过你这么傻得小兵,战斗还没有开始,你竟然就直接从天而降下来,没摔死你算是便宜的。虽然到了正义之地死亡可以无限复活,但是总要耗费你的力气吧!”那个粗糙的声音好像是很久没有和别人

  • 斗源天域武天

    天魂城在混元大陆的最中心,是混元大陆最大的一座城市,也是最为繁华的城市,因为混元大陆上最强大的势力也是最强大的家族,武家就坐落在天魂城,这也让天魂城在混元大陆的地位变得与众不同起来,而此刻的天魂城比往常热闹了无数倍,这是因为武家的小少爷百日了!“今天是武家的少爷百日,真想去内城看看什么样子啊”“噗!

  • 主角重生方式不太对第一章在线阅读

    暖暖睁开眼睛,望了望四周的环境,又望了望自己,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咬牙切齿的说“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暖暖你听我解释,因为我的一些失误在到这里的时候不小心就让你附身到了一只猫身上”系统焦急的解释着“不过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猫,是一只小猫妖哦还可以变身的嘞”系统说着说着就露出得意的表情!“难道我还

  • 武者之元气小青

    第六章小青天霸心里感叹道:这天藤木,若放在岑市的大型拍卖会上,说不定能拍出一个八位或九位数的天价!天霸坐定手拿着仙藤木,闭上眼睛意识进到那个空间中......关于那场大战,结局没人知晓,不过王家没有损伤一人,只是毁啦一座老房子而那些强者在进到王家府邸内时,都消失了然后过了三天,才发现他们都在王家的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