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口袋妖怪]拐带敌人的那些日子刁蛮千金 010

2021/5/5 6:48:48 作者:面瘫响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口袋妖怪]拐带敌人的那些日子
[口袋妖怪]拐带敌人的那些日子
作者:面瘫响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初始人物的主角,某某决定要成为联盟第一名!故事,就此展开。PS:严重PS:盗文者掉钱包,此文首发晋江!!!PS:表示已经找到了主角们的名字,除了对手君可能用最好听的那个外其他不变更。重度在PS一句:关于主要配角那栏为什么这么多人,其实只是作者兴起在那里充数罢了。...

严洛的话发自肺腑,含笑看着郁瑶。

没人知道,当郁瑶直直冲上舞台替他鸣不平的时候他内心的震撼有多大!

前世,他为了保护秦芒,没少针对这个表姐,哪怕是后来姑姑家破产败落,他都没有主动帮助过她,因为他一直听信母亲的话:姑姑家有钱,看不起他们家。

可现在他却发觉,并非如此。

他前世名落孙山后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直接离开……无论是谁,被他这样对待都会伤心。

可现在他却发现,姑姑一家对他跟小时候没有半点不同,而这个表姐,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一直在奚落他,可从头到尾,其实都是想要帮他。

只不过她娇生惯养娇纵惯了,哪怕是好心,也不愿意说出来……前世,他却那么误会她,后来甚至帮别人针对她。

严洛真心实意对周莹说:“真得很感谢姑姑、姑父,还有表姐……”

郁亭川呵呵笑:“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快吃菜。”

周莹也是扭头看着郁瑶,板着脸:“瑶瑶,还不跟洛洛道歉,你是做姐姐的,不能太任性!”

郁瑶差点要气哭!

她硬着头皮走剧情,结果,这人又不给她按照剧情来不说……还说什么感谢她!

她坏人白当了不说,现在还要道歉?

她怎么就这么难!

不行,不能道歉!

苹果也在旁边怂恿:道歉了人设就崩了哦宿主!

郁瑶哼了声,放下碗:“我吃饱了!”

说完就是拽着闻绍:“我们去上课……”

周莹无奈:“你让闻绍吃完饭啊。”

闻绍连忙道:“我已经吃完了。”

说完,就跟着郁瑶上楼进了书房。

周莹无奈回头跟严洛说:“洛洛别生气,你表姐给我惯坏了,我回头好好说说她。”

在严洛看来,郁瑶刚刚就像是个气急败坏的小孩子……他笑着摇摇头:“没事的姑姑,我知道表姐没恶意的,再说她年纪还小。”

这句说完,自己就愣住了,随即在周莹夫妇好笑的视线里无奈笑开。

不过也没人什么,毕竟他本来就只比郁瑶小了三个月!

书房里,走剧情再次失败的郁瑶气呼呼趴在那里,不想学习!

闻绍静静看着她,片刻后:“生气了?”

猝不及防对上闻绍漂亮又柔和的面孔,郁瑶猛地坐直,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也没有,就是……算了不说了!”

关键也没法说!

闻绍想了想,不知从哪里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默不作声放到她面前。

郁瑶顿时愣住,一瞬间,她几乎被这颗奶糖拉回了记忆中那些时光。

莫名的,她忽然看着闻绍:“闻绍,你有小名吗?”

闻绍微怔,随即移开视线:“你问这个干嘛?”

郁瑶笑嘻嘻:“好奇。”

闻绍抿抿唇,顿了片刻,低声回答:“……阿湛。”

郁瑶顿时愣在那里。

没有听到少女的声音,闻绍有些狐疑,抬头就对上少女震惊不敢置信的神情,他顿时不解:“怎么了,这个名字?”

郁瑶猛地回神,接着便是笑开:“没事没事。”

心里却是一波接一波的暖意。

阿湛哥哥……是你吗,是你知道我在这个世界里很孤单,所以来陪我了吗?

她抿唇,认真又有些小心的问闻绍:“那我以后可以叫你阿湛吗?”

闻绍顿时楞在那里。

他的睫毛剧烈颤动着。

郁瑶小心问道:“不行吗?”

闻绍抿唇,没有抬头:“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叫他。

这么叫小名,难道不是很亲密的事情吗……

郁瑶笑着看着他:“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你也可以叫我瑶瑶。”

瑶瑶……

这两个字从舌尖辗转到心里,闻绍睫毛颤了颤,最终,低低“嗯”了声,手指紧紧捏着练习册边沿。

上完课后,闻绍拒绝了郁瑶送他,自己下楼离开。

听到闻绍离开,严洛这才出了房门往郁瑶的书房来。

书房里,小表姐一看就没好好学习,坐在那里不知道走什么神!

他想了想,敲了敲门。

苹果:宿主,快,可以走剧情了,拉仇恨吧,冲鸭!

郁瑶抬头,对上严洛的视线便是一个白眼。

好几次的语言挑衅都以失败而告终,她决定这次直接采取实际行动。

起身大步走到门口,郁瑶直接伸手关门。

下一瞬,门却被严洛一掌推住,没法关上。

郁瑶咬牙发力……却依旧纹丝不动,她咬牙恶狠狠看着严洛:“干嘛?”

严洛微睁眼不敢置信:“你该不会又要气哭了吧?”

郁瑶顿时一僵,随即就急了:“谁气哭了,你这个……”

不擅长骂人,她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到合适的措辞,这个了好久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愤愤用力继续关门。

严洛顿时失笑:“好好好,我松开,你别生气了,我就是来跟你说声对不起,还有,谢谢!”

郁瑶顿时更绝望了。

她拉的仇恨哪里去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不需要!”

下一瞬,她砰得关上门。

眼前总算是清静了,郁瑶气的直喘气,叫出苹果来:苹果,我是不是走剧情的姿势不对?

苹果:那个……你是我带的第一个宿主,我也没经验啊!

郁瑶深吸了口气。

好了,菜鸟宿主和菜鸟系统,她能完成任务才怪了!

门忽然被敲了敲,严洛的声音响起。

“瑶瑶,明天一起去学校吧?”

郁瑶一把拉开门,气势汹汹:“你叫谁瑶瑶呢,叫表姐!”

严洛耸耸肩:“好的,小表姐!”

郁瑶:……

门砰的一声再度关上。

想到郁瑶气的两眼红红模样,严洛得意洋洋转身离开。

这个表姐原来这么好玩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奶爸之莫名其妙的穿越

    又是一年冬天,林陆无聊的坐在电脑旁边玩着正火热的吃鸡游戏,他呀,是华夏冀北省的一名大学生。原本早该结束假期,回学校迎接自己的补考大业,谁知道南方突发疫情,全国都延迟了假期。不能出门,那就在家乖乖打游戏呗······“小陆,喝口水,不要整天呆在电脑旁边,对身体不好。”一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妇女递了一杯水

  • 都市邪帅在线阅读第9节

    所有人顿时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记耳光响吸引过来,但是因为曼莎在那里,所以他们只好偷偷的偶尔侧过去偷看两眼。“紫瑶,你这是干什么?”曼莎见紫瑶刚刚朝陆衡脸上打了一耳光后,还没等回声消失,就又立刻抬起另一只手,准备再给陆衡脸上来一掌,好让他脸上的手掌印左右对称。而陆衡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身体保持着被孟紫

  • 白歌的日记在线阅读摔成泥!

    轮回官员鬼仙将士忽然想起什么事情,忧心忡忡的喊住了即将离开的老者。“又有什么事啊?”老者喝了一口酒,又撸了好几串儿,而后看着手中的东西,喃喃自语道。“烧烤是个好东西呀,而二锅头乃世间之神物!如果父王知道有这个东西,肯定会感谢我的!”随后一脸邪笑。“大人!”鬼仙将士踩着一朵黑云,就飞到了老者身下,双手

  • 大唐:我和我爹是仇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单凉面红耳赤,微不可闻“哦”了声。宋遇面无波澜,像一碗隔夜的凉白开,淡出天际:“公司购买《人皮鼓》的漫画改编权,是想把它动漫化,从而作为公司成立以来的首部国漫推出去,所以,公司上下对此极为重视。等你签好合同后,这个项目就会即刻开启。”单凉受宠若惊,点头道了声谢。“你是漫画原作者,有关漫画改编项目,你

  • 每天都想成为鼬的新娘闹翻

    站在堂口前,里面都炸开了锅各座次,殿上叽叽喳喳,整个北门一团乱“这一定就是东南两门合伙干的”“不就是看在我们刚和西门斗过,元气还没回复”“就是,他们居然还找帮手”“他们这是想趁这个空隙一口吞并西北两门”“李觉呢?他可是谛老的儿子,阳洲公安系统的一把手,不会坐视不管吧”“像这种事不归公安系统的范畴得找

  • 末日大逃兵心思歹毒

    林婶一听白小桃如此关怀哥哥立马殷勤地一一告知米在哪,盐在哪,怎么熬。怕白小桃搞砸又不敢明说,可谓用心良苦。林婶全程没离开小厨房,让白小桃根本找不到机会往粥里掺泉水。而且白小桃不习惯古代的柴火灶,若是没有林婶帮忙,这火能不能烧起来都是问题。叹气。“是小妹煮给我的?”白茂文醒来之后,发现白小桃给他熬了一

  • 死敌他竟暗恋我第七章在线阅读

    “嘶~”在场的所有人,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这种快速持续跑,普通人跑个二十五六圈就已经是极限了,小庄他们是特战队员才熬了这么久。而那何卫东呢,他不光跑了51圈,现在还没有半点要累的样子。何志军:“老首长快看!52圈了!”何保国揉了揉眼睛,他怎么也没想到,何卫东的能力如此的变态。何保国:“军区

  • 捡到一坛桂花酿第7章在线阅读

    “哇,黄仑哥哥,它们能够听懂你说的话吗?”胖迪兴奋的好奇道。“当然,它们都非常聪明的!”“不可能啦,小猩猩能听懂,我还信,猪也能听懂?”一旁的小骨不相信道。“二师兄,先别犁地了,过来!”黄仑笑着喊道“只见本来犁地的红山草猪,突然停下来,然后朝着黄仑这里跑过来。”“哇,太神奇了吧,这猪竟然真的听得懂人

  • 玄幻:无敌从圣子开始之辞职买车

    人们常说,一花一世界,一粒尘埃也许也是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拥有许许多多的位面。每个位面都有一群人,进化达到某种要求,就可以随意穿梭到相近的另一个位面。这是一本较为冷血的爽文,如果不喜,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各位看官好!我叫南影,是个无拘无束的无业游民家里有两套房子,都是父母继承给我的。说来也奇怪,父母

  • 王者荣耀之颠峰无双在线阅读第一节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此时正值春景,冰雪初融,天清气朗,惠风和畅,是出门踏青的好时节。建安城也因这明媚春光而变得热闹起来。不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公贵族,都纷纷换上了春衣,趁着春光去郊外踏青。平民穿着布衣草鞋,挎着竹编的篮子,邀二三好友或者心仪的姑娘,一起游乐。贵族们则在仆役的簇拥下,坐着装饰金玉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