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爱有千千劫:总裁老公训娇妻在线阅读第8章

2021/5/5 7:19:30 作者:青衣君 来源:掌阅小说网
爱有千千劫:总裁老公训娇妻
爱有千千劫:总裁老公训娇妻
作者:青衣君来源:掌阅小说网
慕白的父亲死了,慕白亲手将罗伊卖到金爵会所还债。三年会所磨难,罗伊被慕白的一纸协约折磨得不成人样,甚至成为“药物试体”。三年前,罗伊执着地说:“人是我害死的,我愿意一命换一命。”慕白痛恨不已。三年后,罗伊苟延残喘地说:“人不是我害死的,我不要背下所有的罪名。”慕白心疼了。罗伊绝望的和尹海铭逃走了,慕白疯了满世界通缉她。有人对他说:“慕白,罗伊走了,她宁愿跟一个瘾君子过流亡的生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慕白心痛了,拿命偿还给了她……

肆之非不是自恋,可他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可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利用他。

他杀了一个王爷,没错,皇甫上安是他杀的。可,是谁给他的刀呢?

清明剑派的小少主死了。没错,是因他而死。可,是他杀的吗?

而未亡人——这个首领是他要当的吗!

一口气憋在胸口,他闯进了东方暖暖的房间。

“如果我要改变你那个所谓的‘剧情’,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东方暖暖坐在房间的圆桌旁,“我很多数据都已经丢失了。现在这个剧情走向是不是和原来的完全一致,我不知道。”

他抚摸着桌子上的阴阳轮刃,“这个是你的。我顺手给你拿来了。”

肆之非笑了,“这个是我的?什么时候是我的?我以为你会按照你那个所谓的‘剧情’,让事情走下去。”

东方暖暖看向肆之非,“但它现在还是你的。”

肆之非上手去拿,却发现他根本拿不动!

“这个东西你哪里弄来的?”

“钦天监。”东方暖暖说:“你在去鬼竹林后,会去京城救肆之无,然后误入钦天监,情急之下,用观星盘当了兵器。阴阳轮刃是钦天监的观星盘。”

肆之非瞪他,“你去了京城!”

“去了。”东方暖暖说:“那时候皇甫上安已经死了。我还去了很多地方,但去了之后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想来想去,我就回了红门,等你。我知道你会回去。”

肆之非问出心中疑惑,“让我杀死皇甫上安是不是皇帝安排的,我觉得那绝对不是巧合。皇甫上安要杀我,而我手里刚好有刀。”

“皇甫上安的死,不是皇帝安排的。”东方暖暖叙述,“有关他们的背景故事资料不全,但刚好有你需要的。你的刀,是皇帝安排的。他的目的不是让你杀死皇甫上安,而是让皇甫上安杀死你的时候你能够有还手之力。这样他就能够定罪与你。最终目的还是红门。他没想到你能杀死皇甫上安那么个武功不错的壮汉。”

肆之非立刻问:“皇帝为什么要灭我全族!”

东方暖暖说:“新帝登基不过两年,想要大力推行改革,可却受老臣阻碍。所以,他打算新建都城,迁都。但建造一座皇城耗资极为巨大,朝廷资金不足。但皇帝又不敢增加税负,惹来民怨。所以,他想到了被称为天下财源的红门。”

“就因为这个!”肆之非双眼通红,“这根本和我们毫无关系!”

“有关系。”东方暖暖说:“那条联系,很关键,是皇甫上平这么做的决定性原因。但资料丢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信你!”肆之非抱着头,“但我如果不信你又能信谁啊!”

“信你自己,无罪。信你自己所做的是对的。如果你自己都不信自己,那么你所做的任何事都是错的。”东方暖暖这样说。

“啪——”他猛地一拍桌子,阴阳轮刃竟裂成了大小不等的十二块儿。他拿起两块儿娇小而重量差不多的,将它们用撕下来的床围绑在了肆之非的手臂上。

“你需要锻炼。”

这两个铁家伙绑在胳膊上,肆之非就别想抬胳膊了。但奇怪的是,阴阳轮刃缺了两块儿,竟然还能拼成一个完整的圆盘。

“你这人可真怪。”肆之非叹气似的笑起来,“我本来应该恨你,我的厄运是从你开始的。你告诉我的都是噩耗——我想过我死了一切是不是都结束了。或者杀掉你是不是一切就能回到从前——但我很清楚,那不可能。”

东方暖暖看着肆之非,“你在和我谈心吗?”

肆之非想笑一下,想开句玩笑,可他已经没有力气笑了,“不知道。突然想说,就说出来了。”

“换个时间说吧。他们来了。”

“谁!”

“官兵,和清明剑派的人。”

“你知道他们会来!”

“我知道。”

这一瞬间,肆之非想杀死对方。但他很快就听到了声音,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似乎是将整个客栈团团围住了。连头顶,也有响声,有人跳上了屋脊。

孙一舟和左天冲出房间寻找肆之非,而病医人又找地方躲起来了。

官兵很快涌进了客栈,店小二和账房先生看见这群官兵惊愕得不知所措,正在吃饭的客人们有的想逃出去却又被堵了回来,有的躲在了桌子下面,还有的几个人抱作一团缩在墙角。

“搜!”官兵领队一声令下,五十名官兵朝客栈各个角落涌了出去。

孙一舟和左天找到了肆之非,听着楼下的响声一时间竟也有些手足无措。

逃。四面都被围起来了,肯定被截住。

战?他们五个人,其中两个还是拖累,要打对方五十人——

等等……

他们五个人?五个人?

孙一舟和左天将目光投向了东方暖暖。

这不是个绝顶高手吗。

孙一舟表情严肃,“东方兄,全靠你了。不然我们绝对不能全身而退。”

可东方暖暖却说:“我不会主动攻击。”

孙一舟和左天的脸都绿了。

他们之中唯一一个能打的竟然不肯出手!

官兵马上就要搜到他们所在的房间了,难道就只能硬拼吗!

就在这时,左天听到了雷鸣。

他奔向窗户看见窗外乌云密布就克制不住得笑起来,笑得如同这天气般阴沉。

“冲出客栈到空地上去!”

孙一舟立刻会意,背起肆之非就和左天一起在官兵闯进门前夺窗而出。

窗棂碎裂,随着他们一同坠落,他们落地之时,果然被官兵围住。

天降蒙蒙细雨,如线,更如针。

“雨来!细雨成针!落!”

左天扬手拍下,如线、如针的细雨划在官兵们暴露在外的脸上、手上,竟划出了血!

官兵们恐慌地举起手臂来挡已成利器的雨,心里已惊恐不已,这是什么妖魔,能将雨水化作尖针害人!

再不需要过多的武力,惊恐已经将这些官兵击败。

但,还有一个人没有被击败。

就是这支官兵的领队。

能当上领队,胆识自然比旁的小兵大些。

“天灾。”领队横道拦住左天他们的去路。

左天左手半举半握着手,似是掌握着上天的雨,“既然知道我,就死吧!”他的手中瞬间滑出一把匕首,匕首裹着雨针直直钉在了对方脑门上。一切,只是一瞬间。

狂风骤起,针一般伤人的雨转瞬间成了杀人的钉子。还在客栈里面的十八名官兵安然无恙,可身在外面的其余官兵,都已倒地。

“快走!这是场阵雨!”左天四处打量,就打头向客栈后面的小巷奔了过去。

“天啊!你这功夫可真没准儿了。”背着肆之非的孙一舟忍不住抱怨。

左天回头瞪他,“说我?你还不如我呢!”

“这是北方,如果是南方到处都是水,你看我如你不如你!”孙一舟回敬。

左天也回敬,“你净说的,南方,尤其是江南雨季一个月三十天,其中二十天都下雨,都没晴的时候!我会比你差吗!”

他们两个斗嘴,可在孙一舟背上的肆之非还惦记着另外两件事呢。一是东方暖暖没跟上来,二是清明剑派到底在哪儿等着他们呢?

说来就来,有五名身穿清明剑派服饰的剑客,已经在巷子口等他们了。

雨止,云也很快会散去。面对着面前的这五位拦路人,左天和孙一舟的脸色都不好看。

雨已经彻底停了,但左天的攻击不会停。没有雨,他还有匕首。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少匕首,掷出去一把又一把,仿佛无穷无尽,就像天上的雨。他游走在五名剑客之间,勉强支撑着。

“天啊,你撑住啊!”孙一舟回头看着和五个人缠斗在一起的左天,他背着肆之非向离城的方向飞奔,已经满头大汗。

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刚刚那五个人的武功在练武的人里面算不上上乘,在清明剑派这样的武林大门派里面只能算是中等。而清明剑派掌门时乾坤曾在不久前向全天下放言,要将肆之非亲手碎尸万段。因为肆之非害死了他最疼爱的小儿子,也是清明剑派这一代中天赋最高的弟子,时世宙。他不可能只派这五个这样的货色来。

那么,高手在哪儿——

他警惕地四处张望,却不见一人。

周围静悄悄的,唯有他狂奔的脚步和他和肆之非喘息声。

突然,他感觉如芒刺在背,瞬时侧身一躲,一柄剑刃蹭着他的袖子与他擦身而过。

“名门正派!竟在别人背后玩偷袭!此非君子所为!”

来人笑了笑,“我是来杀人,又不是比武。又没人看见,说什么君子小人?生者,即为正人君子。”

“时世宇。”

孙一舟盯着对方,随即又看见从各个角落走出来了三个人,这三人的气息步伐,与方才那五人的不同。这是真正的高手。

他将肆之非放下,拔出剑,“你是来灭口的。”

时世宇拿着剑画了个圈,“不。我是来给我弟弟报仇的。”

他举剑指着孙一舟,“上,杀了他们!我爹可等急了!”

孙一舟放下肆之非提剑迎了上去,肆之非却站在对方身后一动不动。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显得他不那么无能。他想举去兵器,可他又想到了柳平山的剑和和东方暖暖的轮刃。他连兵器都拿不动。而且现在绑在他胳膊上的东西让他感到很沉重。

每每生死关头,他都只能这样看着,看着别人为他杀、为他死。

他紧握双拳。

时世宇像在看戏一样斜南吊北地往哪儿一站,在那看。肆之非握住了藏在袖子里的兵刃,然后,看到对方向他走过来。

“生死关头,这家伙还挺能撑。”时世宇一边看着已经应接不暇的孙一舟,一边向肆之非靠过去。

他眯眼看着肆之非,竟然毫无忌惮地一把将人搂住,“我很奇怪你是怎么杀得了那个从小就喜欢喊打喊杀的王爷的。上次没在意,直到我刚刚仔细看了你一眼。你,是在床上把王爷杀了吧……”他笑得犹如登徒子。

肆之非抬袖一甩,昏暗的天空下,似绸的凌波微步的料子反射出鳞片般的光,在这一甩之下像极了一轮明月。

明月没落,时世宇瞬间就推开了他,破了这轮明月。

他捂着脖子,从指缝里已经流出了血。

肆之非笑得阴险,“杀人是种天赋。我比平常人高些。”

这时,那三名高手都举剑向他刺了过来。而也在这时,东方暖暖站在了肆之非身前,手里,还拎着个病医人。

当病医人看到直直向他刺过来的三柄剑时,险些没被吓晕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主第4章在线阅读

    不知什么时候,花轿停了。透进来的光线将盖头穿成了透明,原来轿帘也已经掀了起来。阿芜扶着轿壁,踱出了轿子。旁边立刻有女宾搀扶过了阿芜。阿芜在女宾的牵引下,迈进了门槛,跨过了火盆,行至大堂。身前走来一个黑影,阿芜知道,那是她的夫君,也是她今晚要杀掉的人。那人牵过她的手,感触到对方的体温,阿芜有些恍惚。这

  • 神梦仙修第1章在线阅读

    PS:故事发生在平行时空,该时空的水蓝星的发展历史与地球总体相似度95%,有那么5%的发展与现实世界不一样,不知是巧合还是意外,时间进程为2010年左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朱子龙,西川省人寿县人,今年25岁,西川省首富,华国2010年十大杰出青年之首,世界富豪榜排名前50位。“福布斯”发布的201

  • 玄门魔神宗师第8章在线阅读

    很快整个容亲王府装点成红色,婚期更近,凤瞳也没过问,只是随苹果和桔子料理。倒是秀亲王来了几趟,几次欲言又止,只是道:“你可千万虽委屈了人家。”“我都己经王君礼待了,还能怎么样。”凤瞳说着,她可是真没胆抗旨拒婚,她不会有什么事,估计韩墨就麻烦了。“不过你的正夫是和亲送过来的,以后倒也过的舒服。”凤祎说

  • 星途似锦(娱乐圈)在线阅读第7章

    今天,卡布瑞将要同两位姐姐一起再次走进人族的世界。他的内心很忐忑,不是因为害怕什么,而是因为自己曾经去过一次人族的世界,那次被人无情的抛弃了,他的心里有一些阴影。卡布瑞担心自己再次被抛弃,那个人头攒动,高楼密布的地方是他的心结。语焉再三的叮嘱:“卡布瑞,你一定要记得,进到了人族世界,千万不要使用任何

  • 特种进化第三章 情结的开始(下)

    第三章情结的开始(下)第四节初疯子等好车,等队友都下了车后,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开始了第一次真正的对话“怎么了?看你今天有着不太高兴?”“没有啊……我挺好的,没有不高兴呀”“好吧……”“你带水杯了吗?”“我带了”“行里面有点冷,你先在车里坐会儿吧,我进去看看”“好”疯子打开车门,下了车又嘱咐了几句转身

  • 神奇宝贝之光暗双子之第三章:第三猎灵团(2)

    “怎么有三只!不是说弗洛伽是单独行动的吗!”陶如颖也皱紧眉头,手上顿时出现两把手枪,对准三只精灵,随时准备射击。许辰炎也收回了笑容,脸上满是凝重,沉声道:“这次还真是遇上麻烦了啊。”墨瞳却还是那副淡淡的笑容:“希望我们能活着回去啊。”陈雪望向箫陌语,可箫陌语还是那副样子,站在最后面,连武器都没有拿。

  • 不一样的神仙侠第九章在线阅读

    那样的实力,已经不是他能对抗的了。在那光锤下,斯科利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弱小,就像一只蚂蚁一样,只需要轻轻的一捏就会死掉。而且在那光锤砸下来的瞬间,巨大的威压压迫着斯科利让他动都不能动,只能静静地等死,那种看着死亡渐渐逼进的感觉差点让斯科利疯掉。“你问我是谁?”天谕思考一下,突然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 王者荣耀马超同人:孤雨在线阅读第10章

    报完志愿后,李一凡放下一切杂事,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复习当中,每天学校里的闲言碎语也无动于衷,好像他们议论的是某个路人甲,李向东知道马上就要高考了,这段时间也没有过来打扰他。时间就这样在李一凡的闭门苦读中,飞快地过去了。高考的时间到了。7月6日的下午,午休起来的李一凡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背题,心里总是毛

  • 剑都之第六章(6)

    “为什么,母亲?”莫柒愤怒地站起身,看着眼前依旧优雅地吃着饭的妇人,大声地问道。妇人只是笑笑,说:“莫柒,你要知道,你不是普通的平民,不是那些可以为所欲为的平民。因为我们是大家族,所以,就必须这么做。”不容一丝犹豫,也不容一丝挣扎。“那么就可以不顾我的幸福这么做吗?”莫柒冷笑,“果然,您和那些自私的

  • 都市之至尊神医在线阅读第5节

    好闻的气味闯进她呼吸里,随即一个怀抱把她圈了起来,眼前出现一双手,一双纤长白皙的手,指节分明,左手上戴了一块精致一看就很名贵的表,很配她,很好看,就是这双手,曾经……孟思凡拿过她手里的袋子,倒出了几颗豆子,放在手心,推在她眼前。“记住了没?”耳朵旁边的声音这么熟悉这么亲密,感觉好到会令她颤抖起来,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