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所有人求着被我撩[快穿]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5/5 6:38:45 作者:萌堂 来源:晋江文学城
所有人求着被我撩[快穿]
所有人求着被我撩[快穿]
作者:萌堂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偏执臣服》见专栏,求预收~】===顾竟成是圈里最具天赋的音乐鬼才,因腿伤退居幕后,从此暴戾阴鸷,沉默寡言。凌嫣初为经纪人,赌上自己所有心血和身家想签下他。他却将她一步步逼至角落:“你想要我?那就不能再看别人。”从此,他步步登顶,带她将全世界踩在脚下,成为乐坛传奇。她是他黑暗的音乐生涯中唯一的一缕光。全世界都臣服在他脚下,他只臣服于她。人人都道顾竟成只为音乐偏执。直到颁发乐坛最高奖项那天,他在全世界面前,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奖我给你拿回来了,嫣儿,笑一个?”=========本文文

“他就是个万恶的地主!”

胡小粒好言劝了半小时,没压下奚茉莉蹭蹭的怒焰,濒临放弃。

“所以说,哪个少女不被渣男骗。”

“不,他不是渣男,他是人渣,不体现在做男人方面。”

“做男人?”胡小粒回了一个狞笑的表情。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孟昭说他是焦点的当家主母,又要管花名在外的傅宗尧,又要打理好公司的事务,还要教养十几个一辈子也追不上他的员工,你知道我桌子上现在有什么吗?”

“新的工作安排?还是健身计划?”

“不不不,你还是不了解。牛奶,加热式水杯,一副单独盛放的碗筷,一沓暖宝宝,两卷颜色不同的垃圾袋,一包湿巾,一包纸巾,一卷卷纸,卷纸还放在专用的纸筒里,非常干净。”

胡小粒的嘴巴溜儿圆,“我的天呐!这么细腻体贴的男人哪里找!我觉得你的选择还是没错的!”

“NONONO,万事不能只看表象,他拿了程嘉师兄的登山外套,一股烟味,我不想穿,就从前面把袖子套上,他给我从后面绑上了,连安全扣都扣上了!而且他遛了我五千步,说,‘今天就这样吧,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做检查不能太消耗体力。’就这样???五千步诶,累死我了。”

“哈哈哈哈,你活动量就是少嘛,那扣子你自己能解开?”

“解不开,他遛完我就走了,然后我自己爬上楼,找护士给解开了。”

“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恨死自己了,为什么那么想不开,年少的眼瞎啊,我当时只是个十九岁的孩子啊,他怎么就对我下手了呢!”

“那是你被他吸引到,怎么能怪人家呢,你这样就是白嫖还嫌的狼心狗肺粉丝。”

“切,不理你了,我要早点睡了,明天做胃镜有点害怕,你能不能来陪我?”

“明天上午对吧?”

“嗯,十点做,你九点半过来吧。”

“好。你快洗刷睡觉吧。”

洗刷?奚茉莉看了看自己除了手机,充电宝还是孟昭给自己带来的,哪有洗漱用品?随手拉开抽屉,想找找有没有可能……

奚茉莉一眼就愣着了。

抽屉里,一个折叠水杯,一把带封罩的牙刷,一支牙膏,两包卫生棉,一包日用,一包夜用。

算了,他是个好人。

五点半,奚茉莉的手往桌上摸,被一只手握住,放回被子上,轻拍了两下。

可她口渴,挣扎着起身去拿水杯,朦胧间见旁边的折叠护理床上坐着个人。

“路隽熹?”

“嗯。”

“奇怪,大清早就见鬼了……”奚茉莉怀疑医生给她下了安眠药,天都快亮了,怎么还做噩梦。

路隽熹:……

六点,护士开始查房,路隽熹用食指点着床头,好一会儿了,隔壁床的老太太友善地提醒,“小伙子,放声叫叫她吧,你把床头敲穿了她也未必听得见,这丫头昨天晚上睡得晚,肯定睡得沉。”

“几点睡的?”

“得十二点半了,我睡得轻,见她那边手机还亮着。”

“抱歉,奶奶,打扰你们了,回头给她改改这个毛病。”

路隽熹把手从床头移到她脑袋上,把额间的碎发往两边拨开,露出光洁圆润的大脑门,轻轻摸了摸,搓了搓手指,一个清脆的脑瓜崩就弹了上去。

奚茉莉的脑门痛的麻木,这比磕桌角、撞橱角还疼!“你干嘛!”

“肠镜得提前吃药,等会护士会来,你得保持清醒,别吃错了顺序。”

“不是胃镜吗?我什么时候说要做肠镜了!”一开始说做胃镜,奚茉莉觉得,既然他约的那肯定报销啊,可是这肠镜,听说十分遭罪!“我不做!”

“我不跟你开玩笑,你年纪轻轻的就这么多毛病,还不算以后要不要生孩子,会不会生病,就这个样子糟蹋自己,不用五十岁,你就得成医院的常客。”

“你别咒我!”

“我说真的,熬夜、饮食不规律、滥用药物……还有脾气似乎本来就不怎么好……这对消化系统都是致命伤害。”路隽熹滔滔不绝着,在他的概念里,她必须做尽可能详细的检查,想起傅宗尧说这是他压迫的,他晚上睡觉都回想着这事儿,左想右想,都能想起她听到减肥二字一脸幽怨的噘嘴看他。

奚茉莉把头撇到一边。

隔壁床的奶奶给爷爷准备好早餐,一些流食,见他俩这样,也忍不住劝了起来,“姑娘,这小伙子说的没错,你莫不是想跟爷爷这样,整天只能吃流食,什么饼干桃酥都不能吃,这多不幸福啊。”

奚茉莉老实的看了眼奶奶调的流食,“这还不便宜吧。”

“就是!一罐蛋白要三百块钱。”爷爷带着氧气管,义愤填膺道。

“诶,老头子,不要怕花钱,生病就要治,吃什么不花钱呢。”奶奶岔开话题,喂给爷爷饭吃。

路隽熹把手术告知书给她,“喏,做不做?”

“我害怕。”

“怕疼?忍忍就过去了。”路隽熹没忍住,把她的刘海整理到中间,温柔的笑了笑。

“……”奚茉莉没再说话,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来撩拨自己的刘海,只知道心跳像撞到耳膜上,如擂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为红颜怒发冲冠之第八章(8)

    一年一度秋风劲,学校组织秋游,去嬉戏谷。沈锦作为班主任要跟着去的,他打算跟一群女老师待在餐厅里嗑会瓜子,批会作业,聊聊人生,混过一天。偏偏有人就是不让他如愿。还没坐热板凳,沈锦就收到陆程的信息。“出来。”沈锦撇了撇嘴,先是惊讶校长会来游乐场,然后回了一条信息,“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多没面子。”于是,

  • 这个杀手有点冷在线阅读第7节

    “听左知乐说了,你在山下干得那点蠢事。”“你倒是消息灵光。说起来,左知乐他人呢。”莫羡挺起腰板环顾四周,似乎在找寻些什么。“别找了,你觉得就冲眼前这一坛罗浮春,那家伙会来?”白沐然单手提起酒坛,仰脖灌了一大口,接着说道,“不是我消息灵光,是你胆子实在大得很。我还是头一次见师傅气到御剑下山的。现在整座

  • 重生之无限妖孽青铜罐子,服龙芝果】

    陆泽沉默了,现在后悔都来不及,系统每个月会有一个青铜罐子,百年才十二个白银罐子,……想要积累到个钻石罐子,还不知道得多长时间?这中间肯定会开罐子的,不可能一直储存着,陆泽沉吟了一下道:“系统,我现在有多少个罐子?”“叮,今天正好是1号,宿主已有个青铜罐子到账,请问是否开启?”“开启吧!”我到要看看,

  • 万界至宝阁洪荒中最粗的大腿

    “这就不用了吧,我……还有些许杂事要做。”差点又是大白话出口,李源立刻改变自己说话的语气,拒绝了老者的邀请。他有一种直觉告诉他,他如果去的话肯定会有很大收获,同时也有很大的危险伴随,所以他选择开溜。毕竟他才穿越第一天都不到,让他一开始就有那种玩命的想法实在想太多了,他还是先去看看这波澜壮阔的洪荒再说

  • [鬼灭之刃]无惨在线互怼第九章

    “怎么不吃?”高卧云看向一只咬筷子的朱珠。“啊?”朱珠这才反应过来高卧云是在跟自己说话,“哦哦,我刚刚就是在想你的脸这么红是不是受不了辣,要不我们还是点一些不辣的菜。”高卧云唇红诱人,但是殊不知朱珠在高卧云的眼中才是更诱人的。小小的脸蛋早因为辣而变得通红,漂亮的眼眸中蓄着点点泪花,红润的小嘴时常因为

  • 灵魂摆渡之灵异事件簿在线阅读第5章

    别看昨日晚上睡的香甜,今儿早上“祸事”便来了。婆母孙氏瞅着她的的样子充满了苛责,李如意被她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地开口问道:“娘这是怎么了,谁惹您生气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倒是想问问你呢,不就是让你做顿夜宵嘛,你拿什么架子,若是不愿意直说便是,还非捅咕着二郎大闹了一顿,人都说娶妻娶贤,我

  • 岁月如初时光安然之被误会了(4)

    来到1201门前,秦枫轻轻的抬起右手,身后六名保安连忙止步,刘经理擦着一头大汗走了出来,心领神会的站在房门前,按下了门铃。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好几声,屋里却没有一点动静,秦枫挑了挑眉,等的有些心烦,正准备让六个保安强行破门而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谁啊?要死了,一直按个没完没了,这房

  • 网游之从绝迹开始在线阅读第一章

    “下面宣布一件事情。”“经过本校校方商议,最终一致决定,对于高三一班的罗修‘殴打同学’一事采取开除,并删除本校学籍以示处分!”“希望同学们引以为戒!”广播的声音响彻校园各处,即便是最偏僻的角落都听的真切。听到这句话,无数学生,包括老师们都不淡定了!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学校开除学生的事情屡见不鲜,可以说

  • 乱古冥帝在线阅读第5节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两人正走间,莫离却是吞吞吐吐的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女子却是笑道:“姐姐?你不是说妖怪都是坏人吗?还叫我姐姐?”莫离尴尬的挠挠头,说道:“我见姐姐不像是坏人,也许妖怪中也有好人吧!”女子说道:“你却是悟性不错,这世间万灵,哪里能够一概而论,难道人族就都是良善

  • 为魔之师之不声不响发大财

    剑与刀的碰撞声,一声大过一声。汤城的城墙如同豆腐做得一般,在强裂的碰撞声下破碎了。城墙之上,来不及下来的人被城墙埋了。李乘风看着城墙废墟之上战斗的两人。这才是战斗!这才是男人应有的实力。李乘风目光看着阴兵。阴兵太多了,要是他一人直接冲进去,就算轻功了得,也不见得可以活着出来。浑水摸鱼的话!李乘风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