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百岁以后老道要成亲小狼崽

2021/5/5 6:15:06 作者:偏爱我不信 来源:飞卢小说网
百岁以后老道要成亲
百岁以后老道要成亲
作者:偏爱我不信来源:飞卢小说网
柏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老了,而且是个百岁的老道。(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如故。”

正望着拍卖行外墙的花如故听到有人叫他,这才回过神,转身看向身后。

是一位身着紫色绣金长袍,眉目间透着一股慵懒的华贵青年。

“柳阁主,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摘星阁阁主柳飘飘。

而这也是自花如故与爱人归隐山林之后,他第一次见到花如故。

上次最后一见是在庸城街尾的酒肆,千金一坛的芙蓉醉花如故连开八坛,喝的酣畅淋漓,一旁站着那个让柳飘飘嫉妒到肝疼的忘归,正因为花如故喝多了在生气。

这之后,柳飘飘就听闻花如故和忘归去了无城归隐,从此再无消息。

五年后的重逢,让柳飘飘看着那个形销骨立的背影几乎不敢上前相认,明明是平日最讲究穿戴的清贵公子,却只穿了一件粗布白袍。

他这是在给忘归戴孝。

柳飘飘的眼中泛起不易被人察觉的心疼。

花如故目光平静,眼里并没有太多悲戚,“今日劳烦阁主,是有一事相求。”

“你不用多说,我都明白,这几日哪些人去过无城我都已查清。”

柳飘飘递过去一叠厚厚的信纸。

花如故道了谢,把信纸小心的放进怀里,又掏出一荷包碎金子。

柳飘飘面露不豫,“你这是瞧不起我。”

花如故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笑意,再次郑重道谢之后告别了柳飘飘,往自己所住的客栈走去。

他这次专门来庸城找柳飘飘,就是想查清究竟谁是杀害忘归的凶手。

“热糕,热糕!好吃的热糕!”

街拐角突然窜出了一个卖点心的小孩,直直撞在了花如故的身上,篮子里的热糕也撒了一地,小孩子连忙爬起来,边哭边往篮子里捡热糕。

花如故也蹲下身帮那个孩子,却看着手里的热糕出了神。

热糕……

忘归最喜欢的点心……

那时忘归刚来他家没几天,还是一个眼神锋利的臭屁小狼崽。

“你要是不把衣服换了,也别吃饭了,饭也是我买的。”花如故一把抽走了忘归的筷子。

忘归手里没了筷子也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坐着,脊背挺的笔直。

花如故被气的肝疼,自己见他的衣服全是破洞,好心去成衣铺给他买了两身新衣服,可这个小狼崽倒好,撅的像头驴,说什么也不肯换上。

花如故生了气,把碗筷都收拾起来,戳了一下小狼崽的脑门,“饿着吧你!”

少年的身子被戳的晃了一下,但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气的花如故又戳了一下,拎起寒月刀去了庸城最繁华的酒楼。

这几天又当爹又当妈的照顾这个小白眼狼,让把及时行乐刻进骨髓的花如故憋坏了。

花如故刚一踏进拜月楼,就被胖乎乎的老板热情围住,“哎呀,花大侠许久未来,莫不是小店哪里做的不周到,让您恼了?”

这老板对花如故是爱的不行,不是因为他的快刀,也不是因为他的相貌,而是他不知哪里来的好点子。

什么麻辣火锅、水煮鱼……一经推出好评如潮,银子流水似的涌进他的店里,花如故也不贪,只收百分之二的流水,这样一棵摇钱树,他怎能不爱。

娘子和花如故一起掉水里,他一定先救花如故。

花如故摇着一把西湖散人提字的折扇笑的洒脱,“许老板这是哪里的话,我这几日是被事情困住了,听说您这进了上好的芙蓉醉,这不赶忙过来了!”

许老板一把搂住花如故的肩膀,带着人往雅间走,嘴里花老弟,花贤弟的叫个不停。

而在酒店大堂靠窗的桌子旁坐着的一对兄弟,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花如故,看着他登上楼梯,一步步进了雅间,又看着老板喜笑颜开的带上门出来。

那弟弟张武见再也看不到花如故了,收回目光嗤笑一声,“哥,你要找的就是这个草包?”

那哥哥张文白了弟弟一眼,“草包?你可看到他手里的折扇了?”

张武漫不经心的拆了一个花生,“不就是西湖散人的字么,说破大天也不过卖五百两,他还绣了金线,呵,土包子一个!”

张文直接给了张武一个耳刮子,“你可知那是谁的扇子!”

张武捂着头哀嚎一声,龇牙咧嘴的问道:“谁的呀!”

“秦淮安。”

“谁?!”张武这才真的被吓到,眼睛瞪的老大,“你说的可是那个缥缈楼的二当家,秦淮安?!”

“正是。十年前秦淮安光天化日调戏一个卖花姑娘,被这花如故遇到,顶多二十招,秦淮安就被他砍了摸小姑娘脸的那只胳膊,扇子也被抢走了。”

张武一脸惊骇,“我滴个乖乖,那咱们请他得花多少钱啊!”

张文又给了弟弟一个耳刮子,“多少钱也得花,不然咱们家就完了!”

“给我买两匹马和两袋热糕就行。”不知何时下了楼的花如故搂着那哥俩的肩膀笑的慈眉善目,“今晚戌时,我在家里等你们,回见!”

望着花如故潇洒离开的背影,张文张武面面相觑。

“哥,你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到咱俩身后的吗?”

张文面色惨白的摇摇头,若这花如故当时想取他们性命,怕是自己死了都不知道找谁报仇。

拎着热糕还没到家门口,花如故就瞧见了那个坐在门槛上的瘦弱的狼崽子。

“不想活了?大冷天在门口吹风?”

忘归抬起头见花如故回来了,也不理他,站起来往院子里走。

花如故甩着点心,慢悠悠跟在忘归身后,“你该不会是以为我不要你了,在这等着吧。”

忘归身子一僵,随后噔噔噔往屋子里跑。

花如故移步无痕,两三步就抓住了狼崽,笑的不怀好意,“怎么了,不好意思了?”

忘归涨的脸蛋通红,“你放开!”

花如故得寸进尺,开始念起了歌谣,“小媳妇,红脸蛋,大花轿……”

“你!”

花如故一看狼崽马上要被气哭,连忙松开手,把热糕递了过去,“好了好了,别生气,吃点心。”

忘归一把挥开花如故,气呼呼的坐到了椅子上,“谁要吃你的点心!”

咕噜噜……

花如故抠抠耳朵,一脸无辜的望着忘归,“是你肚子在叫吗?”

忘归脸颊爆红。

花如故强忍着笑意,也坐到忘归身边,拆开油纸把热糕推到忘归面前,又给他到了一杯热茶。

“吃吧,这个热糕很出名呢,庸城的人都喜欢吃。”

忘归低下头,捏起一块糕点吃进嘴里,细细咀嚼,一股香甜的桂花味儿在嘴里弥散开来。

花如故自己也拿了一块,“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庸城?听说过这个糕吗?”

听过,也见过,还有一个人拿着一块糕说要送给他,只不过他得从那人的裤.□□钻过去。

流浪了两年,不知自己姓甚名谁、是哪里人氏,也不知自己还有无亲人,沿街乞讨四处漂泊,受尽了冷眼欺辱,本以为要冻死在街头,却被这个人捡了回去,又回了这人世。

忘归想了很多,说出的话却只是一句“对不起”。

花如故又递了一块糕给他,“为什么不要那件衣服?”

“不想给你添麻烦。”忘归低声回道。

自己这样一个叫花子,因着花如故心善,救了自己的性命,让他能温饱,有住所,花如故是他的救命恩人。

可花如故没有义务一直照顾他,自己性子又不讨喜,也许哪天花如故的好心被磨没了,就会把他赶出去,那到时自己该怎么办呢?如果他能少给那人添一些麻烦,那人会不会能多留他一阵呢?

他身无分文,没有什么能回报花如故,能做的,只能是不要东西、不添麻烦。

忘归的懂事与不安让花如故心里一酸,“我从不觉得你是麻烦,你也看到了,我平时只有一个人,连个说话的都没有,我很感谢老天让我遇到你。”

“真的吗?你真这么觉得吗?”忘归黝黑的眼睛深深的望着花如故,轻声问道。

花如故环住忘归的肩膀,义气十足的说道:“自然是真的,你不知道自己家在何处,我也无父无母,这就是缘分。以后咱俩就是亲兄弟,我教你习武,我们一起闯荡江湖好不好!”

“好。”忘归轻轻点头。

他不懂什么是江湖,但他知道,自己不想失去此生唯一的温暖,不想失去这个温暖如小太阳一般的人。

“既然混江湖,就得有个名号,你想叫什么?”

“都好。”

“那我给你起一个,就叫忘归,好不好?”

“好。”

忘归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死凡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苏清清微微有些尴尬,她本以为苏年年已经将此事忘了呢。她方才刚酝酿好情绪,正准备寻了借口和苏年年要宝玉,却被苏年年一句话问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答了。苏清清犹豫了一会,上前两步,拉住了苏年年的手,欲言又止道:“姐姐,你毕竟是爹捡来的,我是想趁这次进城的机会,替姐姐寻亲。姐姐你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亲生爹娘,

  • (请回答1988)幸福时光之从回十三年前(6)

    迷迷糊糊的醒来,宫沫研看见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在认真的望着她,她在错愕之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还是孩童时候的样子,她明白了,自己重生了。她仔细打量眼前的小孩子,记忆中怎么也想不起来见过这么一个小孩啊,小男孩看着宫沫研打量他,皱眉头,一脸臭黑的样子,冷冷道:“你醒了……”“呃,你是?”宫沫研脸一

  • 大商永不落之湘南篮球队中的女人(上)(9)

    如果你走在湘南大学的校园里,随便拉住一个路过的女生问:“呐,你和湘南篮球队熟吗?”她一定会有如下反应:反应一:两眼冒红心,一脸春光灿烂:“怎么会不熟?!”然后拉着你扳起指头开始讲,从大三教练藤真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到大二主力仙道的全部课程表再到大一新秀流川枫听什么样的音乐,事无巨细一一讲解,最后喘口气

  • [一人之下]卜卦卜出来的红鸾星第三章在线阅读

    霍砚执握着保温杯的手指微微收紧,还剩五分钟,全部收掉肯定来不及。他想了想,快步走到自己工作室,找到块平时组装机甲用的黑布。那黑布满是机甲润.滑.油的污渍。他迟疑了几秒,抓起来放在自己口袋里,去门口等着签收自己的‘包裹’。林清的时间概念很强,时间一到,一辆低调奢华的联邦限量款悬浮车就停在了霍砚执家门前

  • 家教之家有贤妻之第十章

    第10章秦时特别想把这缺心眼的丫头扔出去,但见阿浓情绪不好,到底是忍住了,只道:“要不要洗漱一下换身衣裳?”阿浓原就恨不得天天洗澡,这会儿又出了一身汗,自然不会拒绝。至于秦时的殷勤与体贴,从前在家中叫人□□惯了的季大姑娘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暗想这青年为人不错,来日要多给他一些银钱作谢礼才好。秦时不

  • 《火影》雪 蝶之家族测试 低调的萧冰

    在萧冰步入斗者的一天后,萧战将萧炎与萧冰喊了过去,严肃的道:“孩子你们已经修炼斗气一年多了不知道你们现在在何种地步?”萧炎脸上布满着骄傲的道:“父亲我现在已经是二段斗之气了”。萧战听后吃惊的望着萧炎。只是修炼了一年就已经是二段斗之气,那日后的成就必定是不可限量的。随着萧战那吃惊的表情,萧炎也是很满意

  • 玲珑天香之耳光

    李玉芬走出门一看,果然是隔壁邵婶子。她拉着她女儿王媛美正站在门口,那王媛美浑身湿透,头发上还滴滴答答往下滴水,一边小声抽泣着。“这是怎么回事啊,媛美这……怎么湿成这样了?”李玉芬问道。“咋了,你还问我咋了?!”邵梅的嗓门又尖又高,“你问问你自己家闺女!都对我们家媛美干了什么!”李玉芬扭头看看林星星,

  • 交错的失乐园第五章在线阅读

    迹部这一手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没想到部长居然会支持陆安这种狂妄的举动,不少人都有些愤愤不平,不过更多的人则是有些紧张起来,压力倍增,生怕陆安挑战自己,而后自己在众人的围观下败北!“山下誉!”陆安看了一眼名单,毫不犹豫就定在了100名的这山下誉身上。之前对战孝太郎的时候,系统刷新了很多提示。任务奖

  • 论坛体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暴风雪山庄模式第6章在线阅读

    杀无生来的更勤了。倒不是讨厌,怎么说呢。“季节性黏人么……”司空往鸡汤里面加了盐,一勺一勺的慢慢搅着入味。倒是自己,用杀无生的钱吃好喝好,还嫌弃他黏人,似乎有点过分了。大概是不自觉的想要和朋友相处的感情,才会稍显亲密。因为无法把握距离,所以会有热情太过的错觉吗?说到底,热情这两个字,和杀无生一点都不

  • [西游]三藏养崽攻略在线阅读第三章

    现在离营地还很远,队长的腿伤才刚包扎好,不宜乱动。不知道系统出品的疗伤药效果如何,守约没有贸然挪动队长,就这样让她靠着自己的怀里,保持她受伤的腿是直的。他知道队长好强,从加入长城守卫军之后,早已经把性命都押上了,为了她守护的帝国百姓,她不怕任何牺牲。但是守约不忍心。队长很漂亮,比他在地球时看到的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