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诸天陆猪头们夜袭土地庙

2021/5/5 5:22:05 作者:书圣有名 来源:17K小说网
诸天陆
诸天陆
作者:书圣有名来源:17K小说网
本王代表是一场游戏,那你又是什么,将死之人吗?茫茫红尘吾是一个石头,可惜一直没有被用上,当那城墙的一部分。我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我要做不普通的事,或许这就是活着的乐趣。懒是一种个性,躺是一种乐趣,睡觉是一种爱好。……

拴上门这下又赶忙把后门锁上,再到大堂时,前院外的叫骂声真是让我好不来气。

“臭乞丐!快把门给大爷打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声音还好听,可惜没啥人品,得罪了大哥的人定然不是小人便是恶人。

进了庙堂,我心惊胆战的爬上三米高的土地石像,肚子顶在它光秃秃的头上,稳住了身子不掉下去。哼,随便你们这群小流氓怎么叫,本大爷我就是不理。

“风哥,我们把门撞开吧,晚了凤婉楼那儿可耽搁了!”粗旷的声音有些焦急,也不知道是谁。那凤婉楼是城里挺有名的风华之地,达官显贵奔那儿都是瞧艺妓们唱曲跳舞的。

几个声音又在催促,该是领头那人说道:“我们几个撞门,你、你,还有德子去四周看看有没有后门,没有再翻院墙进去。”

我去,真是个老手,堂堂儒家公子又要拆门又要攀墙的。真是暴力。反正他们没带火把,高处漆黑一片,根本瞧不见我躲在这里。

不过一刻钟,我就看到西边墙上探出来一个人头,他还往里面四处打量一番,终于一狠心跳进了院子。

七八人在他开门接应下,一下子就涌了进来。又是里外探查,又是翻箱倒柜,还好一番折腾也没找到我。

我昂起头看着他们在下面气的踢一堆堆稻草泄愤,心里乐呵呵得差点又蹦出来两个屁。还好我菊花一紧,咬牙切齿地忍住了。

猪头们呀猪头,回去找妈妈再来跟我斗吧,哈哈。

“风哥,这臭乞丐跑哪儿去了,难道还钻地了不成。”说完,这男子又不死心的走到石像下的供桌前,掀起黄布,当然,桌底空无一人。那风哥横过手上的铁棒,左右看了下,掂量道:“这后门都被锁死了,人肯定还在这里面。”说完,他冷不丁的往这石像上面瞟了一眼,吓得我差点没跳下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整个土地庙来来回回翻了七八遍,一时之间这几个流氓实在是没辙了,聚在一起准备打道回府。领头的风哥冷哼一声,愤恨着说待在庙里不走了。有几个公子哥还惦记着凤婉楼,出言说下次再来也无妨,却都被他给回绝了。

这提心吊胆的时候,时间就真的好慢,心中腹黑几头蠢猪无数遍,当然他们也时不时的对着空气叫骂着我。肚子顶的很难受,又不敢挪大了怕滑下去。我干脆就想象自己是个死人挂在上面不动安慰自己了。

眼看着我就快支撑不住,下面的人也磨光了耐心时,一阵熟悉的谈笑声顿时在庙外响起。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堂里一个高大的家伙低声问道:“风哥,那乞丐还有同伙,我们怎么做?”

风哥提醒道:“管他几个同伙,臭乞丐而已。不过老四说那人会点手脚,我们先埋伏起来。”不过眨眼功夫,八个人就这样隐在两边,消失在黑暗里。这边刚完,大哥二哥,还有小八就刚推开门进了院里。

此时真是苦不堪言,干着急的看着他们无知的往大堂走来。脑海里思绪万千,混乱之间,我猛一咬牙,开口大喝道:

“大哥二哥小心!里面有猪!”话音刚起,只觉得黑暗里好几道目光顺着声音落在了我身,激得我一个机灵。好在大哥二哥反应快,当下就明白我又躲在了石像上面,全身戒备的看着大堂停下了脚步。

八道身影从黑暗中快步走出,聚集在院子里与大哥他们对峙着。

“是你带的人?你们现在离开我既往不咎,否则的话我不会客气。”大哥上前一步,拳头上的骨头声噼里啪啦,紧紧的盯着一个畏畏缩缩的男子。那人仗着人多,嚣张起来谩骂道:“你个臭乞丐,今天不留条腿在这里你休想离开!”

双方剑拔弩张,却没人先动手,这时,那叫风哥的声音不慌不忙的响起:“你就是打伤赵四和好几个家丁的人?”语气变得好怪,万事好商量似的。回想起他之前还在叫嚷着臭乞丐,我一阵恶心。

大哥在月光下的脸庞依旧坚毅,没有任何畏惧:“哼,同流合污之辈,要上便上,别浪费我的休息时间。”

二哥护着小八在后边默不出声,脸上看不出情绪,只是多看了我这里两眼。

平日里我自然不太担心他们会怎样,只是这次觉得那风哥好像不太一样,有两把刷子的样子,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大哥话音一落,那风哥冷笑一声,骤然动了,身影一闪,呜呜的破空声伴随一道人影的落下,“砰!”的一声,铁棒重重的击空在大哥之前的位置,顿时地板碎裂。风哥收起铁棒起身来,看着已是跳开到一侧的大哥说道,“不错,有点实力。”

大哥的脸色有了几分郑重,示意二哥和小八退后,静静的等着对方。我也都有些没看清那风哥的动作,真的又快又猛。

风哥一击落空,也同样示意身后七人往里退去。那七人往后退上十来步,回头间还有几人抬头狠狠看向我这里,我无语,你们恐吓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上来,看我一脚一个。

腾出了宽敞的位置,明亮的月光下,二人的一切都不难看清。大哥不过十七岁,身子虽然还没这风哥高,但一身沉稳如虎的气势却是当仁不让。

“呼!”又是破空声,风哥将铁棒凌空一掷,圆实的一头直奔大哥脑门,他的身形爆然射出,紧随其后,趁势直扑向大哥。

大哥扭身侧闪,左脚跨后,扎起马步的瞬间那铁棒已是从眼前擦肩而过。风哥右拳趁势挥出,直取大哥的脸面。大哥的厉害我当然明白,这时还不会出现问题。只见他侧身之后右手迅速从下面一掌横盖而来,拦住了风哥的拳头,刹那间,两人近身在一起,拳来拳往看得我眼花缭乱。从前院打到墙边,几次挥拳踢腿之中,我都听到他们轰打在了墙上,石渣碎屑便哗啦啦地落下。

大哥几个后翻,躲过了风哥猛烈的扫腿,身子刚站稳,风哥跃起身,半空中一展长腿便是劈头而来。大哥自然能以应付,一个轻跳,居然就仰踢出右腿,和劈下的风哥在空中双腿相撞,许是力道太大,大哥连连后退几步,一个挺身稳住了身形。风哥从半空中落下,差点右脚一个踉跄摔倒,也是后退了好大一截。

堂里的几个公子哥被这一幕给惊得哗然,似是不相信他们的风哥居然会有吃亏的时候。我暗自嘲笑着,却也惊讶于居然有人能跟大哥斗得旗鼓相当。

院子里,两人如若无人之境般的对视着,目光里火花四射。不约而同的猛然冲刺后,两道身形随之又缠在一起,打得难分难解。这真是高手之间的过招啊,大哥说他已是合心境修士,和他打得不分上下的那流氓也该是合心境吧。嗐,光是垫底的菩提期就这般厉害,此情此景,就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

努力成仙!哦不,努力修炼!

事情的结局真的难以想象,不过,有句老话说不打不相识,我想描述的就是眼前的这个情况吧……

“兄弟的身手当真不错,我倒是自愧不如了。”风哥谦虚抱了抱拳,一脸的笑容。大哥纵然年轻,也知人情,当下就抱拳回礼笑道:“哈哈,全靠兄台谦让,我这吊车尾的花拳绣腿,只是图个强身健体罢了。还不如人家大妈晚上跳跳广场舞呢。”

风哥闻言笑得更甚,显得很是同道中人。他回头看着怔怔无语又和我一样极度郁闷的七个小弟,道:“赵四,这事是你调戏良家女子不对,回去面壁思过三天,好好反省。就这样,你们就先回去吧!”

七人默不吭声,显然很是听从风哥的话,但我觉得该是他们郁闷得不想说话才对。

二哥和小八不管前院内交流心得的二人,进了堂内。他们抬头看了看还呆在石像上面的我,收拾起乱七八糟的庙堂来。

“三弟,你还打算在上面呆多久?”二哥整理着满地的稻草,带着一些笑讽问我。

“哼,你管我!”

我小心爬下,最后一跳,稳稳落地。拍拍手掌,我没好气的道:“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要再晚一步我都要给人打成猪头去了!”

小八纳闷道:“三哥,今天和往常比还算早了很多回来啊,让你去逛逛夜市你又不去,这不,是不是给吓到了啊?”

好你个死胖子,没事就拆我台下,气结上去给了他一顿乱揍。

收拾好堂里的布置,我向着大哥靠近过去。这二人唧唧歪歪的交流个不停,这到现在居然都拉起了家常。

大哥不经意的望里一看,正好撞上我鬼鬼祟祟似的身形,连忙喊到:“三弟,过来让大哥看看。”

我故作大方的过去,大哥拉着我左看右看,我笑道:“我一点事都没有,你呢,受伤没有?”

刚刚那场狮虎争霸似的打斗,真是拳拳到肉,我心里还是担心的。大哥傲然的拍拍胸脯,意思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转身正要去看看那堵院墙,身后那风哥突然道:“刚才李某和几位朋友多有不敬之处还望兄弟见谅。”

也不知道对谁说的,我就这般照样走着,背后一紧,却不料被大哥抓到了身边:“三弟,风大哥既然赔了礼,你也别忘了规矩。”

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抬头盯着高上两个头多的“风大哥”。怨恨的眼神直接没入他的眼里,我阴阳怪气的道:“公子爷说的哪里话,臭乞丐是不会怪你的,天色这么晚,别耽搁了凤婉楼的姑娘们才是。”

眼看着身前这风大公子的神色由泰然自若,变为木愣呆鸡,我不由的偷笑出声,逃似的跑进了堂里,身后直传来大哥的责备。哼,你这花花公子当我不是记仇的料?变得那么快一看就不是好人,还跟我装,我就整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到过去第1章在线阅读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青苍山里大罗村的广播喇叭,不停地喊着各色标语,鼓励农田里收割的村民们,再多用些力,早日能完成收割任务,结束秋日的农忙。编筐编篓全在收口儿,忙活一整年,能不能过个痛快年,就看这些日子了。其实多少年

  • 梦里的月亮黄月英

    黄夫人,本名不详,传说名为黄月英(最早或出自袁阔成的评书《三国演义》[1],经日本光荣公司2003年的游戏《真三国无双3》、《三国志9》推广而广为人知)、黄阿丑、黄婉贞。三国时荆州沔南白水(今湖北襄阳)人,沔阳名士黄承彦之女,原来的诸葛亮之妻。史称其长相丑陋,黄头发,黑皮肤,但才华却与诸葛亮相当。并

  • [韩娱]由始至终在线阅读第八节

    又一个半年,我炒菜越来越游刃有余,事业进入巅峰。自己从一个三百元的学徒变成一千五元的厨师,那些辛苦的汗水不知侵透多少衣裳,油烟味满身藏。我不再是以前哪个懒惰的男孩,如今的我事业有成,只差房子车子两样。说到这里,我现在后悔莫及,为什么自己那么傻,为什么没坚持下来。看看如今二十四岁的自己,又剩下什么?五

  • 一旦掉马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第一章在线阅读

    夜,无星无月,苍穹如盖,笼罩着春色中的南齐山河。南齐,陆地之南,山温水软。这种地理特质,体现在整个国家的山川分布上,越往南齐南境第一大城安州,山势越和缓,安州城外鹿鸣山起伏在地平线上,是一道温柔的弧,从城郭的青灰色城墙慢慢延伸,越过春草茸茸的平原,点亮一条银色的玉带——那是鹿鸣河。鹿鸣河是鹿鸣山的绶

  • 高冷狐狸最好命之第二章

    只要你跪下来求我。这句话一入耳,穆倾寒的眸光一寒,泛出些森冷的凉意。只是她脸色却丝毫不变,眼角眉梢都融着笑,一丝讥诮的冷一闪而过。这是生怕得罪不了她。不巧,她还真是个吃软不吃硬,而且非常记仇的人。穆倾寒初时的讶异转瞬即逝,随即面色平静下来,抬手握住了洛夕萤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衣襟上扯了下来。“洛

  • [综]黑暗本丸?挨下须佐试试之第一章(1)

    《听说我是菟丝花》文/刘时酒11月21日楚娇一觉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而她的身体也像被重重的撵过一样,她虽然是少不经事的少女,但是以她看了那么多小黄文的经历,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整个人都陷在柔软的KINGSIZE大床上,她动了动肩膀,酸痛的感觉愈发的明显,她低头一看...她身上未着寸缕,身上各处的

  • 先驱者的历程在线阅读第6节

    陈天歌小心翼翼往前走,陈天歌悄悄地将烈火掌准备好,黑暗的山洞里没有一丝光亮,给了陈天歌逃跑的绝佳机会。两人的身上都未带火折子,陈平:你小子敢骗我,这玄叶草会长在这里吗?说完便向陈天歌袭来,陈天歌的烈火掌早已准备好,黑暗中,陈天歌一掌打向了陈平的左肩,陈平痛的后退几步,趁此机会,陈天歌一招烈火掌向其攻

  • 六芒星酒馆异闻录在线阅读订婚快乐

    夏宅,灯火通明。贵气精致的别墅门延上,挂着两个异常明亮的红色灯笼。顺着贴满喜联的窗户看去,满堂宾客,无不挂着得体的笑容,望着晚会正中央的那对新人,祝福的眼神毫不吝啬的打在二人的身上。洛灵灵站在人群的中央,一身正红色露肩晚礼服将她衬的如同深海的红宝石一般,闪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精致的俏脸画着淡淡的妆

  • 末世荣耀游戏第7章在线阅读

    墨走无痕看着自己已经开始倒计时的半龙化状态,问道:“准备好了吗?”裴君玉还是那副不动如山的样子:“嗯。”“好!”话音一落,身上的半龙化特征眨眼间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墨走无痕的身影。隐身发动,仇恨转移,伴随而来的是那带着厉风扫过来的蛇尾。黑王蛇的技能其实非常单一,范围性攻击的蛇尾扫动,单体攻击的蛇头撞

  • 三界王在线阅读第1节

    “你说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老子从一个破碗开始到推翻元朝的统治当上皇帝,你说你们这些人有什么用?大好河山拿给你们统治了两百多年就没了?还有脸来面对老子?”“爹,别这要说自己的子孙,毕竟都是一家人”“你还有脸给老子说话?你杀自己的侄儿然后夺皇位你还有脸了是不?”朱棣唯唯诺诺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心里想“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