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蔚然成风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5/5 7:07:50 作者:小灰机biubiu 来源:晋江文学城
蔚然成风
蔚然成风
作者:小灰机biubiu来源:晋江文学城
八年前,她离开得不留痕迹,却在彼此的心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八年后的重逢,是他们仍然相爱的见证。午夜梦回,她是他心中永远的痕,仍由它痛却不愿治愈。八年的离开,是她的秘密,却牵连着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巨大阴谋,无人能逃。每个人的犯罪,也是社会的罪。只有爱和光明才能赎。沙雕甜版预告:蔚然看到程枫对着电脑邮件皱了一下眉头,问他怎么了。他说:“A大学院通知我,说我再不去申多点课,就要撤了我副教授的头衔。可是警局那么多案件,我哪顾得来备课呀!”她说:“不行你必须去,我可以帮你备课,帮你改作业。”程枫不解,问她干

方杰按顾孝成说的找到了那个亮着灯的地方。顾孝成他家进了那个小拱门之后,右手边是一小片只有一层楼的房子,左手边才是两层楼的房子,左手边的房子前是一小片湖,那两层的建筑像是直接搭建在水上似的。

方杰并没有多看,因为他还没忘记有个腿断了的人正等着他“救死扶伤”。他直接走去了那个整面前墙都是玻璃拉门的客厅。

拉门的边是用松木包的,客厅内的顶也是用松木吊的顶,地上的厚地毯是大片的乳白中夹杂着几丝吉士橙色的线条或纹样。客厅中央三面都有沙发,正位的沙发朝北,三面沙发中心环着的是一个矮的小方桌儿似的茶几,一侧的单人沙发的座位是灰白的,可是外面一圈包住座位的基座是木制的镜面的,上头还刷上了像景泰蓝似的那种蓝中透紫的深蓝色漆,安静地反着光。正位沙发后是一整片的隔断,造型是装饰方柱刷白,是一条条平行竖插着的正方形木柱,三面是深红的木头原色,而只有正对着沙发的那一面是刷成了白色的。白色那面上是一个图腾的木雕,那圆形图腾上盘纠着一些复杂的粗线条,让人觉得很交错不清,很幽秘。

整个客厅都是一片蓝蓝白白的,而顾孝杰则是坐在正位的沙发上,两条腿都向前伸出,肘中还抱了一只橙色的靠垫。方杰是由西侧的拉门进去的,一拉开了门,就见到顾孝杰偏过头来看他。

抹去顾孝成那条据他说是“已断了”的腿的伤情不说,事实就是这两人已五年多快六年没见过面了。他们都完全不是会自拍再放到朋友圈的人,现在就跟所有数年后再次相见的人一样,心中多少会有点震撼。

顾孝成看了看方杰,觉得他高了,看脸是觉得还是像当年那样瘦,现在冬□□服穿得多,不知道身体有没有长肉。印象中的他就像是那种完全不健身的男孩的样子,胸口薄薄的。而他的脸就仍然是那种眉目很分明的样子,让人见过一次两次就绝对会记得两三年的那种脸。

顾孝成见到方杰后心中的震撼的“表现方式”是如此的多,一会儿想想他以前的身形跟现在的对比一下,一会儿又想想他以前的脸跟现在的对比一下。

而方杰见到顾孝成后的震撼却简单得太多了,他的震撼是转瞬即逝的并且是极度笼统的,就是那种“哇,这小子现在长这样啊”的那种简单的震撼,震了没两秒就不震了的那种。根本不会去把这人身上的细节又或是具体化的东西跟他以前的对比对比。

所以他两秒钟震完了后,马上想到正事,就是眼前这人说他腿断了。他走近了询问:“你怎么弄的?家里人呢?”之前在家里收到这人信息时并不曾想起问他家人去哪了,怎么家里没人可以送他去医院。

他一边扶着顾孝成从沙发上站起来,顾孝成一边回答着:“他们年后就飞去纽国了,接……”他本来想说:接替了我去坐一坐移民监。可是后来一想,方杰是个彻底的穷人,应该是但凡听到什么跟“出国”“奢侈”有关的词,心里都是会十分抵触的。所以他把话收住了,不再说了,而是话头一转,说成:“反正他们要再过半年才回来。”

顾孝成算一算都在纽国待了五年多了,早就可以入籍了,可是他没有,因为他今后有一长段的时间还是要久居中国,实在没必要把国籍换成那个鸟语国的,到时候回自己国家一趟都要办签证,这种脱了裤子XX的事他是不会干的。

而事实上,像他爸妈今年去坐半年的移民监,再回来待一年,到时再过去坐半年的移民监,也只是想拿个永居的身份,根本不会想要把国籍换掉。对于他们这种人家来说,只要生意在中国,就不会把国籍换掉,因为到时候报税、买房等等产生的相关费用与各种限制都要基数上调的。换国籍对于他们没有任何好处,不过就是拿个别人国家的护照去一些什么发达国家旅游方便点,因为可以免签,而事实上是有他家的那种家底的人在办哪个国家的出入境签证时都是极便捷的,别国移民局设在中国的办事处在签发证件时根本不会查很久,又或是怀疑这个怀疑那个。说得不好听一点,这种人家里的人出入境都是刷脸的,不用刷护照。所以别国国籍仅余的那么一点好处之于他们也是无用的。

方杰从没关心过这方面的事——因为离他的生活太遥远了,不像有些人一听“要再过半年才回来”就知道或许是去坐移民监的,他不懂,就随口问了一句:“哦,怎么要半年才回来啊?你家佣人呢?”顾孝成忍着痛,笑出来:“谁跟你说我家有佣人的?”

方杰想着:不会是这么大一个私家园林的清洁工作都得是他家的爸爸、妈妈与儿子三个人做的吧,怪不得前面那个水塘里的莲叶到这时节了还没清除掉呢。

方杰心中已在想象顾孝成在今年年后拿着个拖把、扫帚、抹布把这整个院子里里外外清扫一遍的样子,想着说不定就是清扫时摔断了腿,唉,看来这住大房子也有住大房子的苦处。

其实顾家每星期都请专门的清洁公司来清扫,每次清洁公司都派二十个人左右、带着一大堆清洁用具与机器过来做清洁,两个小时就里外彻底干净了,估计连墙根儿里的一只蝈蝈的尸体都不会放过的,全清走。而他家也不用请钟点阿姨煮饭,因为他爸有个私人会所,本来是用来招待朋友或合作伙伴用的,但是后来因为他们家中不煮食,就一家三口在会所解决三餐,每晚都是吃了晚饭再回家。

顾孝成不喜欢开院子里的路灯,今天晚上摸黑走路时又走得不专心,才一下摔倒,脚踝还磕在了他家里院那一小片湖边的一块假山石上。他爬起来后,一路走回这间客厅,却越走越刺痛,他才意识到可能骨裂了。而他打语音电话给方杰,方杰又一直爱理不理的,根本不接起来,他一急,就直接说他腿断了,夸大其词,为了引起重视。

这会儿方杰人都到了,他才跟方杰说出原由,说他可能骨头裂了。在方杰看来,骨裂这事也是大事,所以也没真非得追究他“不是说腿断了?断在哪儿了?”

他是在扶起了顾孝成后才注意到他现在的高度的,他觉得自己一七六的个子可能真架不住这哥们儿,他最起码也得有一八五了吧,而且肩也宽。方杰觉得自己现在很累。

他随口说了一句:“你又高了不少啊?”顾孝成偏过头去朝左下方看了他头顶一眼,又回过头来,轻声说了一句:“嗯,纽国牛奶好。”

他一说完方杰就嗤笑了出来:“那个纽国牛奶再好怎么也没保住你的骨头,这回来没一个月就把骨头摔裂了?我是看不出来哪里好。”

顾孝成没跟他争辩。

跟着,他们去了三院,挂了骨科的急诊。医生给他腿部照X光,发现是有骨裂,可是问题还算不严重。给他打了石膏,关照他一个半月后就可以来拆石膏了。然后拆了石膏后的一个半月里可能要自己注意不要做什么剧烈运动,因为毕竟老话说的“伤筋动骨一百天。”

这一切忙到了十二点半。方杰电调了一辆计程车到三院门口来,他扶顾孝成在“浯城第三人民医院”的那个金色字的门头下面伫候着。他心里是想着今天这计程车来得怎么这么慢,而他又没什么话要找来跟身边这个“喝某鸟语国的好牛奶喝到一回咱中国没一个月就把骨头摔裂了”的哥们儿说。说真的,真不知道是因为那鸟语国的好牛奶只管长个不管增强骨密度呢,还是因为中国的石头比别国的硬。

他就一直沉默着,并且他也不觉得气氛尴尬,老实说要不是怕把顾孝成的另一条腿也摔折了,他真是站着就能睡着的。因为医院那门头之下是一连五级的台阶,如果他不强作清醒这样地强撑着,一个瞌睡就会放松了用肩撑着顾孝成一侧身体的力道,那人绝对会就这样翻下台阶去的。

哪里知道顾孝成还有话要跟他说。顾孝成一开口,他就侧了脸朝上看去,他倒要看看这个可以麻烦老同学到这个地步的人有什么好说的。他眼皮子已有些耷拉了,就见顾孝成两片嘴皮子一开一合,说:“你不会是要把我送回家里去吧?”因为刚刚方杰打电调中心电话时是在顾孝成打石膏的时候,他在病房外单独一人打的,报地址时顾孝成也没听见,所以也不知他当时是说要送他们回哪个地方。

方杰脑袋已然陷入迷顿之中——他早就该睡了,一听这人的话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过了一会儿才明白了意思,他想着:不送他回家还能送哪儿去?

于是他也这么说了:“不送你回家还能送哪儿去?”顾孝成忽地眼睛中显现出一种告哀乞怜的神色,他说:“我家那么大,又没有亲人在身边,我这一个多月就算叫个外卖都费劲吧。你想啊,我还得点着个脚穿过那一个园林才能到门口拿外卖。”

方杰想着:这住大房子也真是有住大房子的不方便。你看,平时没事时还好,一旦腿摔断了,马上就能知道小房子的好了。

可是他再一想:不对!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个!他刚刚那意思不会是……

他乜斜了眼向上瞟了一下子,甚至带了那么一点“阴险”似地说:“你千万别告诉我你要跟我住噢?”这“阴险”的味道就来自于:如果这哥们儿说‘是’,那他立刻就要亲手将他推下那五层台阶。

可顾孝成似乎也很精明,根本不回答半个字,而只是拿一双含着洇润之气的眼看向他。

他被这么看了一会儿,说:“唉!我帮你请个钟点工或是看护照顾你这一两个月不行吗?我那儿哪有地方让你住?”他说的也是实情,他楼上能住人的房间只有一间,虽然二楼有两间房,可是另一间里连寝具都没有。弄这么一个麻烦人回家,到时候别说他能睡哪儿这个问题了,还得伺候他这个伤病。他那小生意上面的杂务那么多,都是他一人在照管,哪有时间再照顾一个人。

顾孝成想了一会儿后,说话了:“可是我看新闻上说、说看护会虐待老人的。”方杰闻言一想:也对,近年来新闻上是常有这种事情的。可是又一想,不对!

他又抬头看他,呵斥:“问题是,你是老人吗你!”

顾孝成想了一想,说:“可是我是伤病,我这脚这一两个月都会走动不便的,到时候她们要来折磨我,打骂我,我也没有办法反抗的。”这简直是要把看护们妖魔化,他这些浮想也未免太夸张了。

方杰说:“你是不是有被虐妄想症,就是那种总觉得别人要来害你的那种?哪里来那么多那种样子的看护?大部分都是很好的好不好,也只是极端的例子才会被报出来。你这个简直是被虐妄想症晚期,要么我现在再回头进去给你挂个精神科看看?”

顾孝成却又不再说话,只睁着一双仿佛是含了洇润之气的眼看向他。而方杰被这样看了快一分钟,这时,车牌尾号为H713的出租车停在了医院门前的台阶下,他扶顾孝成上了车后座,而他自己绕到了前头去,坐定了后,跟那出租车师傅说:“师傅麻烦你开去开发区的‘江街四百二十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女漫式男友在线阅读第九章

    一个肌肉大叔嚣张的对着纳吉等人说道:我是自由的佣兵杰克.拉坎,让我们来大干一场把.扫视了一圈说道:怎么多了一个小鬼和资料上说的不一样回去一定要他们加钱就在加500万把,恩就这么决定纳吉郁闷的问道:他是谁啊,笨蛋么?这时一股强大的黑气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只见咏春全身冒出黑气头上顶着一个铁锅嘴里喃喃的自语着

  • 尽管时光都老去近战法师

    第五章近战法师兄弟干的不错嘛.韵梦说道.呵呵,还好啦.不过你到底引了多少狼呀?龙天成问道.大概有三四十只吧,我也不清楚.那你咋抗下来的?我告诉你你也许不信,我能扛下来全靠这铠甲.韵梦说着便拍拍铠甲,显示他十分自豪.什么意思?龙天成疑惑道给你看看属性吧.沙化战甲(青铜级)未绑定(死后必爆)适合职业(战

  • 源星4250X第四章在线阅读

    这货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刚刚生气的不是他?但是怕他又要喋喋不休个没完,他道:“睡了。”简言撇撇嘴,哼,骗小孩呢,他才不信,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一只羊二只羊三只姜如昆……最后才抵不过沉沉的睡意缓缓睡去一直到对面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姜如昆才缓缓的转身,他对面的少年睡的正香,他的脸庞清秀,一点儿也看不出后

  • [继承者们]女配不靠谱在线阅读第4节

    “想要杀我,也要问问我手里的双头金锤答不答应!”鱼头人见叶尘前来挑战,立马祭出了手中的拿手武器,正面对上了叶尘!“好家伙,那两颗大锤,不是神族的李元灞上仙的宝物么,怎么落入了他的手里?”花九杀一见到鱼头人祭出的武器,立马被那上面包含的浓郁仙气给吸引了,这武器,绝对不是魔族的物品!“女娃儿,眼里不错,

  • 红颜如梦赴天涯第一章在线阅读

    艾普尔是被剧烈的头疼唤醒的。这一次宿醉的后遗症比她想象的来得要猛烈得多。该死!该不会是昨晚不小心喝了什么不该喝的东西吧!艾普尔呻吟了一声,忍住宿醉带来的不适,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半闭着眼,摸索着转动了身子,让自己的双脚能够踩在地板上。艾普尔垂着头坐了片刻,终于尝试着慢慢睁开她那沉重的眼皮。!!!

  • 网游之我是巡山小怪肖矫情

    上回咱们说道,语文课上,几个同学迟到。语文王老师气急,质问他们干什么去了!迟到的同学互相看看,没人说话,高高瘦瘦一脸青春痘的肖睿智见没人言语,生怕老师生气,于是说道:“去厕所了。”“不知道上课了么?没听见打铃吗?”王老师问道。肖睿智说道,“刚才升旗,没给上厕所的时间,所以憋不住了,就去了。”王老师也

  • 陌上花开迟迟归之周防尊,你是想死吗?(9)

    “所以就是他们太过于崇拜尊,所以擅自组成了名为HOMRA的组织,并且你们现在因为风头太大,经常会被找麻烦。”清欢从草薙的话中总结了这些。“……”额,虽然草薙他并没有说出他们现在被人找麻烦的事,但是很显然隐瞒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对方已经知道了,对此他只能摆出欲哭无泪的表情。清欢的视线在扫过几人,被视线扫

  • 倚天之龙战八荒第3章在线阅读

    现在,我洪小二,正在厕所门口发呆,本来刚解决了人生大事的我感到身心舒畅,可是在我从厕所里出来时,犹豫了。……忘记怎么回去了诶。于是我便拿着自己的车票问了问周围的乘客,他们说我的座位并不在这个车厢,只要一直往前走,再根据车票上所标的号码,就可以到达属于我的车厢。唔,理解不能,明明车厢都长得一样,我也不

  • 九师成龙在线阅读故人之后

    断罪谷中的黑色重剑在岁月的残蚀下已经是锈迹斑驳,已经缺失了厚重而又凌厉的剑意,昔日荒凉的断罪谷也已是鸟语花香,锈迹斑驳的黑色重剑插在断罪谷之中有一份凄凉与沧桑。罪挥走站在断身上的鸟儿,抚摸着锈迹斑驳的剑神。轻声道:“以前是你装着我,现在该是我背你了。天变了,很多人把我们忘了,但我们也自由了。”罪从自

  • 姜江个人文集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诛心(一)焉许知曾看过一部叫做《遗愿清单》的电影,他也曾想过,在自己即将离开人世时,还会有什么遗憾没有去完成。那个时候,他的身边还有梁立野,从来都是我行我素的alpha是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的。见到焉许知偷偷写下遗愿,就把那清单直接给抢了过来,揉成一团丢到了垃圾桶里。梁立野抱着他,非常严肃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