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西游:开局杀圣人之教室

2021/5/5 6:19:58 作者:昊越 来源:飞卢小说网
西游:开局杀圣人
西游:开局杀圣人
作者:昊越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西游,觉醒三千无敌系统!可继承三千无敌大道!力之大道,雷霆大道,空间大道,时间大道……开局奖励无敌剑道!我的剑,可以诛杀圣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微弱的灯光一闪一闪,让人怀疑它待会就会灭掉,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味,破旧的课桌乱七八糟的横在周围,沈休就是在这样一间年久失修的教室中睁开的双眼,此刻她正趴在角落一张桌子上,微微眯起眼睛,她并没有打算动作。

这间教室并非只有沈休一人,在她前面的课桌上,还趴着其他四人,两男两女,他们此刻似乎还在沉睡之中。

拖她眼睛视力5.0的福,借着微弱的灯光,即使坐在最远的角落,她还是能比较清晰看清楚前方黑板上用白色粉笔写的字。

欢迎来到死亡游戏,请仔细阅读以下条目!(^ν^)

三年二班木子同学的最喜欢的小熊丢了,充满友爱精神的你们能将小熊找到并还给木子同学吗?

新手提示:1.宿舍在十一点半关门,学生在不得在十点半之后离开宿舍,不得大声喧哗。

2.木子同学的小熊在二楼楼梯口,木子同学在404教室。

3.学生只有在早上六点早操过后才可以自由出入学校。

新手上路,需得注意安全,祝大家游戏愉快!(o^^o)

黑板上的字歪歪扭扭,像是刚学写字的小朋友写上去似的,这种情况下画上去的颜表情,更本感受不到任何萌点。

在黑板之上半米的距离,是一个很常见的圆形挂钟,秒钟嘀嗒嘀嗒的在转动,在这种场景中,颇显的诡异。

在这时,中间桌子上的一个男生动了,他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双手揉了揉眼睛,暂时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男生看年纪不大,穿着白色短袖黑色大裤衩,光着脚踩在地板上,看起来像是在床上睡觉被拖进游戏的样子。

在半分钟后,他猛的转头看了眼周围,哐当一声站起身来,把椅子推的嘎吱响。

“卧槽!”他表情惊悚的开口到。

男生这一系列操作,制造的动静并不小,成功的把周围三人也惊醒来。

在场的另一个穿着正装的男人貌似还挺敏感,他在声音响起的瞬间直接从桌子上坐了起来,视线落在男生身上几秒钟之后,开始皱着眉头开始打量四周。

适应力,反应力极强,沈休默默给他贴上一个标签。

剩下两名女生也慢慢的从桌子上趴了起来,她们对周围的陌生感到很茫然,先是其中一个女生质问道,“这里是哪里?我告诉你们绑架可是违法的!”她穿着高跟鞋,一身酒红色的长裙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无遗,一头金黄色的大波浪衬的她的脸庞更加的娇媚,一般这种尤物很大几率不是明星就是夜场女王,当然其他另说。

而另外一个女生穿着一身水手服,乖巧的齐刘海黑色的齐肩长发,看起来像是一个高中生,此时她清秀的脸庞上写满了害怕和无所适从。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还想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再说我也不认识你怎么绑架你!”白色短袖男生不满的反驳。

“你!我也没说是你绑架的,你这么着急承认干嘛?”女人的气势并没有减弱。

“我什么时候承认了?你可不要无理取闹,我也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好吗?”

他们的对话让沈休开始有所猜测,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是对来到这里一无所知的,而沈休通过黑色手机清楚的知道她是进入了死亡游戏,是不是可以表明,黑色手机不是人人都有的?她摸了摸裤子,从进入游戏开始,黑色手机就被她揣进了内兜。

“好了别吵了!”正装男人出声了,“说不准我们都是被绑架,这种情况你们吵架不怕把绑匪吸引过来吗?”

他此话一出,男生瞬间没有出声了,女生看起来还是很不满,但是也把声音收小了很多,“你看起来很冷静,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也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我认为现在这种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我们被绑架了,但是我认为这种情况不合理。”男人冷静的分析。

“为什么不合理?难道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吗?”

“因为我是在工作的地方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而我工作的地方足够的安全,虽然我并不能和你们详细的说,但是能绑架我的几率微乎其微。”

女人皱了皱眉头,“那你说还有什么可能?你不会和绑匪联合起来骗人吧?”

“你不信我,我说什么你都还是怀疑,不过现下这种情况,我劝你们还是联合起来想办法从这里出去。”对面女人的咄咄逼人,男人并没有表现出生气。

“行吧,那你继续说。”

“第二种可能……”男人顿了顿,“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在一旁听着的男生和女人一起发出了质疑,这种事情在科学时代,仿佛天方夜谭,另外一个一直安静的高中生,脸上也透露出了不可置信。

“我知道你们可能不信,但是事实也许就是如此,你们有看过黑板吗?”

男人此话一出,另外三人果然齐刷刷的看向黑板。

“死亡游戏?找熊?游戏愉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女人越看越皱眉。

“……电影都不敢这么拍。”男生也开始吐槽。

“虽然看起来很玄学,但是我们最好还是按照黑板上的指示做比较好,不如大家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何子逸,你们呢?”

“李安。”男生回答。

“我……我叫赵可儿。”高中生弱弱的出声。

“叶西。”沈休默默说了一句,因为她之前存在感极低,惹的除了何子逸之外的人都看了她一眼,沈休面色苍白,面对大家的目光扯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啧。”女人给沈休定义了一个花瓶的人设,随后瞥开了视线,“我叫莫灿,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现在是要按照黑板上的做了?”

“这里看起来是个学校,不如我们离开这间教室去别处看看。”何子逸道,这间教室并没有锁,与其呆在这里,不如出去看看怎么离开。

“行。”这次莫灿没有反驳,她本来也不打算在这里耗费时间。

于是,大家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这间教室,沈休默默的跟在最后,临走前,她看了眼时钟,现在是十二点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悬疑杂志社第九章在线阅读

    身为荒岭童顽,不学文武其繁。八荒六合如有禅,穿越星空灿烂。深眸星河漫漫,纵横历史山川。古往今来都不算,而今从主霄汉。此词单说主人公傲骨超凡,境界高远,有出世之资。且听详细道来。出山一切从头说起。某时空下,野山之侧,生活者一个少年,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包括他自己。仿佛他天生就有一股神力,冥冥中让他从一

  • 少女漫式男友在线阅读第九章

    一个肌肉大叔嚣张的对着纳吉等人说道:我是自由的佣兵杰克.拉坎,让我们来大干一场把.扫视了一圈说道:怎么多了一个小鬼和资料上说的不一样回去一定要他们加钱就在加500万把,恩就这么决定纳吉郁闷的问道:他是谁啊,笨蛋么?这时一股强大的黑气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只见咏春全身冒出黑气头上顶着一个铁锅嘴里喃喃的自语着

  • 尽管时光都老去近战法师

    第五章近战法师兄弟干的不错嘛.韵梦说道.呵呵,还好啦.不过你到底引了多少狼呀?龙天成问道.大概有三四十只吧,我也不清楚.那你咋抗下来的?我告诉你你也许不信,我能扛下来全靠这铠甲.韵梦说着便拍拍铠甲,显示他十分自豪.什么意思?龙天成疑惑道给你看看属性吧.沙化战甲(青铜级)未绑定(死后必爆)适合职业(战

  • 源星4250X第四章在线阅读

    这货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刚刚生气的不是他?但是怕他又要喋喋不休个没完,他道:“睡了。”简言撇撇嘴,哼,骗小孩呢,他才不信,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一只羊二只羊三只姜如昆……最后才抵不过沉沉的睡意缓缓睡去一直到对面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姜如昆才缓缓的转身,他对面的少年睡的正香,他的脸庞清秀,一点儿也看不出后

  • [继承者们]女配不靠谱在线阅读第4节

    “想要杀我,也要问问我手里的双头金锤答不答应!”鱼头人见叶尘前来挑战,立马祭出了手中的拿手武器,正面对上了叶尘!“好家伙,那两颗大锤,不是神族的李元灞上仙的宝物么,怎么落入了他的手里?”花九杀一见到鱼头人祭出的武器,立马被那上面包含的浓郁仙气给吸引了,这武器,绝对不是魔族的物品!“女娃儿,眼里不错,

  • 红颜如梦赴天涯第一章在线阅读

    艾普尔是被剧烈的头疼唤醒的。这一次宿醉的后遗症比她想象的来得要猛烈得多。该死!该不会是昨晚不小心喝了什么不该喝的东西吧!艾普尔呻吟了一声,忍住宿醉带来的不适,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半闭着眼,摸索着转动了身子,让自己的双脚能够踩在地板上。艾普尔垂着头坐了片刻,终于尝试着慢慢睁开她那沉重的眼皮。!!!

  • 网游之我是巡山小怪肖矫情

    上回咱们说道,语文课上,几个同学迟到。语文王老师气急,质问他们干什么去了!迟到的同学互相看看,没人说话,高高瘦瘦一脸青春痘的肖睿智见没人言语,生怕老师生气,于是说道:“去厕所了。”“不知道上课了么?没听见打铃吗?”王老师问道。肖睿智说道,“刚才升旗,没给上厕所的时间,所以憋不住了,就去了。”王老师也

  • 陌上花开迟迟归之周防尊,你是想死吗?(9)

    “所以就是他们太过于崇拜尊,所以擅自组成了名为HOMRA的组织,并且你们现在因为风头太大,经常会被找麻烦。”清欢从草薙的话中总结了这些。“……”额,虽然草薙他并没有说出他们现在被人找麻烦的事,但是很显然隐瞒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对方已经知道了,对此他只能摆出欲哭无泪的表情。清欢的视线在扫过几人,被视线扫

  • 倚天之龙战八荒第3章在线阅读

    现在,我洪小二,正在厕所门口发呆,本来刚解决了人生大事的我感到身心舒畅,可是在我从厕所里出来时,犹豫了。……忘记怎么回去了诶。于是我便拿着自己的车票问了问周围的乘客,他们说我的座位并不在这个车厢,只要一直往前走,再根据车票上所标的号码,就可以到达属于我的车厢。唔,理解不能,明明车厢都长得一样,我也不

  • 九师成龙在线阅读故人之后

    断罪谷中的黑色重剑在岁月的残蚀下已经是锈迹斑驳,已经缺失了厚重而又凌厉的剑意,昔日荒凉的断罪谷也已是鸟语花香,锈迹斑驳的黑色重剑插在断罪谷之中有一份凄凉与沧桑。罪挥走站在断身上的鸟儿,抚摸着锈迹斑驳的剑神。轻声道:“以前是你装着我,现在该是我背你了。天变了,很多人把我们忘了,但我们也自由了。”罪从自